威尼斯人棋牌:笔乎,墨焉,格局-对话张永海

威尼斯人棋牌 1

张永海(著名画家,教授,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林公翔(著名美术评论家,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时间:2013年1月19日地点:福州福禄坊意园

自从接受创作《热血一二·九——北平一二·九学生运动》这幅作品的任务始,耳边常有对此项创作工程的质疑之声,归结起来不出以下两点:一是艺术创作功能主要在审美、言情怡性,过多的思想负载只能削弱绘画的艺术性,使其流于说教;二是中国画的笔墨语言有其自身的规律性,无法驾驭大场面、大主题的人物画创作,此类大型人物画创作是对中国画笔墨的悖反,只能使笔墨语言平庸化功利化。

在福建的水墨人物画界,张永海绝对可以说是一位领军人物。他的水墨人物画独辟蹊径,极具个人面貌。近年来,张永海创作了大量有影响的主题性创作,如《林则徐》《林祥谦》等,赢得广泛好评。不久前,我与张永海就水墨人物画创作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两种观点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其共同点均是立足文人画的立场,以文人画的审美视角、文人画的笔墨标准为基本参照。两种观点共同折射的是对20世纪初以来,以徐悲鸿、蒋兆和为重要代表的写实水墨人物画的审美功能、创作方法和笔墨形态的不解。

林公翔:难得今天这样的好天气,心情格外舒畅,有机会向张院长讨教。在我的心目中,中国绘画的主流是水墨写意画,而水墨写意画的主流应是水墨人物画,水墨人物画从五代的石恪、宋代的梁楷、明代吴伟到清代的闵贞、黄慎、任伯年等人之后,到20世纪30年代徐悲鸿引进西画造型,加之蒋兆和的艺术实践,已与古代的水墨人物画有很大的区别,在人物造型上有本体的推进。

中国画至明清,文人画一枝独秀,审美功能的无限扩大,成就了中国绘画以写意性为突出特点的历史高峰。然而,近代中国社会风起云涌,书斋不再宁静,“华北之大,已安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一二·九学生运动”中,清华学生印发的《告全国民众书》有此语)。以现实人生为题,以表现民族意志,畅扬民族精神为突出功能特点的写实水墨人画的兴起,顺应了时代对英雄主义、爱国主义的精神渴望。近百年来,以写实水墨人物画为重要代表的中国水墨画的巨大进步,已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可以找出一百条理由充分阐释其巨大的艺术贡献和现实文化意义,其中包括与文人画的文脉关系。我坚信此项创作工程将是中国当代文化史上的重大事件,我的这幅作品也将是我一生创作历程的重要标志。

之后有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程十发、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人的努力,水墨人物画呈现出一定的多样性,但总体而言,水墨人物画的代表性画家屈指可数。你觉得水墨人物画的核心精神是什么?

“不可流于概念图解,不可流于道德说教”是本次创作的思维要点。我们曾经有过失败的教训,“文革美术”是其极端的表现。

张永海:我以为,水墨人物画创作的核心正是中国当代画坛巨匠蒋兆和所主张的“传神写心”。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很难,它要求水墨人物画家在作品中既要保持中国画传统的笔墨韵味,又能够擅长运用西画的光影效果塑造人物形象,作品构图严谨大气,画面明朗清爽,笔墨娴熟自如。

我为这项创作写下6条文字,是为“六法”:1、壮阔的精神气象;2、崇高的审美境界;3、深切的人文关怀;4、典型的地域特点;5、真实的情感再现;6、大胆的艺术追求。

威尼斯人棋牌,▲张永海作品《衣香人影媚春晖》

依此“六法”,将由“一二·九学生运动”展现的壮阔精神气象作为此幅作品的精神主题。画面以类似纪念碑式的对称构图,强化“仪式感”,突出崇高的审美意象,石狮子与前门楼在寓意强权政治的同时,突出了北平城的地域特点。画面下半部主要由三组人物组成:中间为北平学生游行的队伍,右侧为爱国民主人士,左侧为军警镇压下的学生。显然,三组人物并非同一时空下的瞬间再现,而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人物的组合。此种艺术方式,不是真实场景的呈现,却加大了画面的精神容量。人物刻画上,在激越、义愤、不屈的整体氛围中,尽可能地突出人物个性。对中间部分的三个女学生的刻画我有如下设想:中间穿棉袍、着布鞋者出身工农,性格坚强,信念坚定,身上颇有几分领袖色彩;右侧女生出身富贵,性格平和柔弱,置身游行队伍中,略有几分怯弱;左侧女生人称“小眼镜”,性格活泼热情,且有几分调皮。三位女生性格不同,却有着共同的爱国意志和理想追求。

在深刻地认识人,分析人,研究人的基础上去捕捉人的外形特征和刻画人的内心世界,不仅在意境创造和笔墨技术处理上要精心独到,还要十分注重作品的丰富内涵和精神高度。

第三次草图审查时,有专家提出画面缺少学生运动的组织性。此意见在理。最后草图时,人物组合我做了较大改动,将动态人物集中在了画面左侧,中间部分放大了列队游行的学生队伍,突出了学生运动严密的组织性。同时,将前门楼从左侧人物背后移至中央,且放大至足够的尺寸,同时出现大面积的天空,使构图形式产生了质的飞跃。由构图产生的崇高感,使作品的精神性功能得到最大的开发。城楼与人物之间的白色烟雾是在作品接近完成时加上的,一是使画面形成亮点;二是似有星火燎原之意,很好扣合了主题。另外,石狮子在原有位置上提高了20厘米,加大了威慑感,同时平衡了画面构图。

从某种意义上说,水墨人物画创作的核心之“传神写心”,就是要善于在创作中从人的内心深处去大胆挖掘,捕捉人物内心世界的微妙变化;就是善于在创作中不唯对象之形,而是表现对象之心,对象之内质,对象之神韵;就是善于在创作中调动个人的十八般武艺,充分体现画家个人的审美理想和审美追求。

草图观摩时,诸位同仁均有原大草图,刻画之精微令我钦慕。但是每个画家的创作方法不同,保持作画过程的新鲜感和良好心态是我一贯坚持的创作原则,因此,我放弃了做原大草图的过程。现在看来,没有做原大草图未必是件坏事,避免了过稿过程中可能会导致的麻木疲沓的创作状态。

▲张永海作品《林祥谦》

这幅画落墨用了约两周时间,即完成大关系的铺排。之后,我又用了4个月的时间做局部调整。目前来看,基本达到自己设定的创作目标。创作期间闭门谢客,不计晨昏,往往当我去关画室的灯时,天都已经亮了……这幅作品,从草图到成稿历时约3年,是我投入精力最大的一幅画。

▲张永海作品《林祥谦》局部

现在看来,以如此大的气力投入此画,其意义不仅是完成了一张画,漫长的创作过程,其实是对自身知识积累的梳理与整合,是对写实水墨人物画创作方法原理的探索与深化。它一再地验证了我对写实水墨人物画的基本认识,即情节、内容、形象固然重要,但是只有作为绘画语言的构图、造型、色彩、笔墨的精神功能得以充分发挥,才是写实水墨人物画的成熟之日。

林公翔:你曾在《张永海水墨人物画写生解析》一书中写道:“写意人物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一个特有的画种,她虽历经千年却长盛不衰,在不断发展中与山水画,花鸟画等共同构建出具有东方神韵的独特的绘画艺术体系,并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写意人物画大家,他们以独特的造型和娴熟的笔墨技法创造出不少既富美感又深具内涵的作品。

草图确定以后,笔墨的运用是我最为用心之处。显然,我惯常的笔墨形态无法驾驭此类大型场面,对应的审美形态也与此画不甚相符。因此,采用更平实的用笔用墨方式,同时加大线条的密度,为多层积染支起骨架、留下空间,增强画面的厚重感、整体感。这幅画许多部分积染遍数达到七八遍之多,是以往我的画中不曾有过的方式。现在看来,笔墨方法的调整适合了这幅画的要求,它既保留了我个人的笔墨风格,同时又增强了厚重感,画面中大量扭动的线条使画面有了紧张感和运动感。

写意人物画发展到今天,已呈现出多元化的格局。笔墨当随时代,历史的发展对写意人物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觉得如何才可以在当代语境下诠释写意人物画?

作品完成托裱后,局部用了广告白调整。这是此幅画的遗憾之处,广告色与墨色不融,在画面中起到了破坏的作用。

张永海:由于历史的原因,数千年来,中国画的艺术高峰,尚成就于山水画与花鸟画上,也成就于当代的工笔人物画上,相形之下,水墨人物画则逊色一筹。一直以来,水墨人物画都没能完好地解决造型与笔墨的统一。

人物形象的刻画较以往深入些,画头像是保持了我一贯的方法,即坚持用笔的书写性。此方法难度很大,用笔须准确,恰到好处,不容反复。赭石膏和锡管装赭石颜料的配合使用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赭石膏细腻,不流笔痕,锡管装赭石颗粒粗,有宿墨感。两种赭石配合使用,有对比,语言张力强。

这是因为传统水墨画艺术高峰所呈现的艺术形式是以“以貌取神”的文人画的写意画为代表的,这种古老东方艺术与后起的西方现代表现艺术极为相似,两者都是以舍弃“造型”这一绘画艺术的基本元素为代价的。

▲张永海作品《南音清韵》

但近百年来, 随着“西学东渐”, 西方写实主义被引进中国, 尤其是将素描造型方法与文人画笔墨系统相结合起来,传统水墨得到了一定的改造。针对水墨人物画长期停滞不前的现状, 五四新文化运动之际, 徐悲鸿等老一辈人物画家引进西方的绘画理念, 用西方绘画的造型方法来改良水墨人物画的造型, 极大地推动了写意人物画的发展。

特别是85’思潮之后, 水墨人物画无论是在笔墨形式还是在题材内容方面都有了新的突破, 出现了繁荣的局面。 随着西方艺术思潮的传入, 中西方文化和艺术的相互碰撞以及当下水墨人物画的创作发展, 使得水墨人物画所独有的韵味得以发展。

▲张永海作品《朱熹论道图》

其实,水墨人物画不仅是一种画风、一个流派,而是一个独立的、特殊的画科。从题材上说,它有别于山水、花鸟画,从手法上说有别于工笔、装饰画,从观念上说,有别于传统意味的文人画和现代意味的前卫水墨画 。

因此,它要求水墨人物画家具备严谨扎实的造型能力、精湛娴熟的笔墨功夫、广博宏约的人文修养和表现社会的透视能力与参与能力,在技术的驾驭难度上、艺术的创作标准上和生活的表现深度上走出与众不同的道路。

▲张永海作品《林则徐》

▲张永海作品《林则徐》局部

林公翔:你近几年创作了许多引起广泛赞誉的主题性水墨人物作品,如在《锦绣海西——福建省当代美术大展》中那幅广受好评的巨幅水墨人物画作品《林祥谦》,如在在中国国家画院为庆祝建院三十周年而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大型美术展览中的作品《出场》,如为福建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展特别创作的《林则徐》等,这些作品都别开生面,画面气势恢宏壮观,对主题的意象把握,贯穿了对历史事件和现实生活的深度理解。你觉得水墨人物画在表现重大历史题材和现实生活方面有什么优势?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人棋牌:笔乎,墨焉,格局-对话张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