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塘夜话之创作随想

南塘夜话之创作随想

南塘夜话之创作随想

桂行创

绘画和美联在一起;美和生命联在一起;生命和爱联在一起。她承载了画家对生命的感悟。

很多朋友劝我读史、读哲学,我不否认它的指导意义,我觉得对于绘画,审美是第一性的,不是对着虚无喊叫什么宇宙构架、天人合一,附会高隐襟怀、魏晋风度。艺术的本质是发现和创造,创造源于感受,感受则来源于生活体验。月有阴晴圆缺,自然有春夏秋冬、风雨晴晦,山川有赤橙黄绿、盛衰枯荣,一天之中有黎明、黄昏,不同的时空给画家以不同的体验,因而产生不同的感受,即使是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画家心中,感受也是迥然不同的,当自然——艺术感受——主观三点一线时才会射中靶心——艺术作品。

记得有一次我在太行山里写生,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崎岖小路向前走着,心里还为几天来找不到感觉而茫然。就在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石壁。看着斑驳突兀的石壁,我久久地伫立在那里,一种莫可名状的激情由心里慢慢升腾,风霜的侵蚀清晰地写在上面,凝固着远古的气息和经年累月的沧桑。它从亿万年前走来,走到我的眼前,并以逼人的气势震攫了我。这不是山,分明是一部天书,它在和我对话,它让我的心灵得到升华。我触摸它,仿佛触摸到了永恒……

钢筋水泥的大厦中,霓虹闪烁的辉映里,画家是不可能找到感觉的,必须走进山水,用心灵感悟自然。

“何须丝与竹,山水有清音。”过去的诗家讲究练字练句,其实诗以纯乎自然为上,所谓“天籁”,清代沈德潜所谓“佳句不须雕刻”,工于镂琢和锤炼犹次之,至于专事斧凿用典冷僻,或幽深诡谲、词意晦涩,虽然也有人欣赏,固早已不可为法。之于绘画,清代石涛“古今至明之士,借其识而发其所受,知其受而发其所识。不过一事之能,其小受小识也,未能识一画之权,扩而大之也。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如天之造生,地之造成。”

沈德潜于石涛,诗与画,异曲同工。中国山水画在她发展之初便是中国传统大农业的产物,至宋代文人画家讲究登山临水、置酒吟咏,追求淡泊宁静、高古情怀,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到今天,中国仍是一个农业大国,有画家却不能用自己的笔墨语言表现现代农村,仍在古人营造的审美构架下讨生活,如果内容还符合了画家的既定程式,便可成画,反之则不能成画。说明了画家所掌握的技法的单一和语言的贫乏,因此才显得表现力的脆弱和空间的狭窄。所以,发展新的“符号”和拓展笔墨的表现空间,创造格局和图式,是每一个山水画家都要面临的新课题。

实际上每个画家都在努力摆脱前人的束缚,寻找自己个性笔墨语言,并赋予这种语言以文化内涵,但要明确的是,你所寻找的一定要是一种图式、一种格局,不单是一种技法。单一的技法就像特定的语言只能说明特定的事件。之于绘画也是如此,有些画家在探索的过程中找到了一种特定的语言“符号”,画成一张个性鲜明的画,在展览会上非常“抓人”,但仔细一分析,这种画如果再往下画,画十张、一百张,把同样的内容颠来倒去,其实还是一张画,这样用单一的技法所创作的单一作品从它诞生之日起便注定将成为历史。因此,画家真正寻找的应是一种图式、一种格局。图式和格局有很大的空间,技法在这里退居其次,画家的情感可以在这里自由驰骋,只要画家在这种图式格局上注入新的感受,它永远是是鲜活的、有生命力的、个性鲜明的,通过画家的不断实践而进一步完善,发展成多种格局,最终形成多元化的表达形式,从而以更加新颖的方式来呈现画家内心的情感和火热的生活。

画家简介:

桂行创,1965年生,河南罗山县人。1981年河南潢川师范美术专科学校毕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画院专业画家,河南省美协理事。

  

图片 1

《太行秋韵》纸本水墨240×120厘米2010年

图片 2

《暮韵图》水墨纸本34×68厘米2012年

图片 3

《雨过南坡》水墨纸本68×136厘米2012年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南塘夜话之创作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