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苏士澍:做新时代的“四有”书人

  “现在书法已经进课堂了,课本11套教材已经进去了,但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的孩子还缺老师。仅仅靠办班是不可能了,要利用互联网,要用互联网强大的传播力量和书法有机地结合,这样会大大减轻师资压力,提高书法教学的普及速度,所以充分利用最现代化的手段,来和最传统的书法艺术有机地结合,这样才能使书法焕发出青春。”苏士澍说。

弘扬传统文化,热衷公益慈善

——专访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

近年来,每年春节前,苏士澍都组织楹联、诗词专家,编选了《送万福进万家楹联手册》,除了编选生肖春联和常用春联,还专门编写了时政主题春联,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及国家发展变化时代主题贯穿其中。如“同圆中国梦,共庆小康春”“九州跨入新时代,万众欢呼大作为”“春满神州千水绿,花迎盛世万山红”“国强物阜万家乐,政善民安百业兴”……这些春联既传承传统文化的血脉,体现喜庆吉祥,又饱含新时代的精气神,弘扬主旋律。

  柳公权曾提出心正则笔正。“如何做到心正笔正?努力追求书中有‘文’、书中有‘道’、书中有‘人’、书中有‘德’,方为正途。”苏士澍说。

1981年,启功先生与苏士澍等人就呼吁要加强小学生书法教育,苏士澍还尝试着带领书法家们在中小学语文教师中培训书法老师,坚持了好多年,一套关于书法教学参考的丛书《汉字书法通解》随之问世。

  “听着很高兴,但是我感觉肩上担子越来越重了。”刚刚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新一任中国书协主席的苏士澍,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深感责任在肩。

▲苏士澍

  当今很多人认为书法已经和生活越走越远了,有了现代交流工具,大家用钢笔、铅笔的机会都大大减少了,更何况是毛笔。有些人提出书法要淡出实用功能,对此,苏士澍并不认同。“你仔细看,大街上的牌匾、厅堂的装饰、餐厅的菜单等等都有书法的体现。作为书法家,我们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要把书斋里的书法,和当前社会、和孩子、和学校、和方方面面有机地结合。书法家应该要深入社会,要深入人民群众当中,为人民服务,要把为人民服务的感情和激情带到为老百姓写春联这样的书法活动中去。艺术家只有深入群众,深入生活,我们的艺术才有强大的生命力。”苏士澍说。

2010年的全国两会,苏士澍又联合欧阳中石、王明明提交了《关于加强青少年汉字书写教育》的提案。三位政协委员不无忧虑地指出,目前,90%以上的学校特别是初中以上不再设立书法课。一般中小学校没有专职的书法教师。随着电脑的普遍使用,汉字书写有更加边缘化,甚至被逐渐取代的倾向。

做新时代的“四有”书人

几十年来一次次的无私捐赠不仅展现了他的奉献精神、社会责任与时代担当,更为传统优秀文化的弘扬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以人为本的公益慈善道路上,相信苏士澍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宽。

  在中国书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刘奇葆同志提出“四有”——书中有“文”,书中有“道”,书中有“人”,书中有“德”,引起与会代表和书法界的强烈共鸣。苏士澍表示,今后要带领书法界做“四有”书人,“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苏士澍说,“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天职,新一届主席团要团结带领书法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图片 1

  书法艺术和书法工作者该以怎样的态度迎接未来?苏士澍说,自去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来,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发表以来,在书法界反响强烈。我们赶上了大好时代,广大书家应该担负起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做一名人民喜爱的书法家,勇攀书法艺术高峰,创作出无愧于时代、人民的艺术作品。

新时代、新春联、送万福、进万家

  苏士澍认为,不能把汉字、书法的学习神化,要与生活联系在一起。为此,他专门写了一本《汉字365》,列出365个常用字的各种书体,这样每天只需一分钟学习汉字,就可以积少成多,掌握常用汉字和书法的奥秘。

苏士澍还把铁路作为“送万福、进万家”的主战场之一,还通过国际联运列车和对外口岸站把春联和福字送出国门和边境口岸,让港澳台同胞、海外华侨华人感受到祖国的祝福和浓浓的年味。

  苏士澍还是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他的眼光不仅限于书法艺术,还着眼于中华民族的文脉传承。他说,汉字是华夏五千年的根,它的作用是不能被忽视的。苏士澍自2009年起就在为中小学书法教育事业鼓与呼,几乎每一次全国两会上,他提交提案、大会发言,都离不开书法在青少年中的普及。2009年全国两会,苏士澍作了《加强青少年汉字书写教育刻不容缓》的大会发言,呼吁加强青少年汉字书法教育;2010年全国两会,苏士澍又联合欧阳中石、王明明提交了《关于加强青少年汉字书写教育》的提案;2011年全国两会,苏士澍和一些政协委员依然在为此呼吁、提案建言,到2014年的提案《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从未停歇。苏士澍的呼吁得到了方方面面的响应。2012年秋,书法走进了中小学生的课堂。

2008年汶川大地震,苏士澍心系灾区,情寄文物,第一时间组织义卖,并将200万元义卖款捐助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用于藏碉楼的修缮重建。

  “‘二为’方向、‘双百’方针不能偏离。大家不要认为有了电脑,就可以不写字,书法家就可以为所欲为、胡涂乱抹了,这些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王羲之写的字你认识不认识?颜柳欧赵、苏黄米蔡的字又有谁不认识?可今天一些书家写的字让人认不出来,说明其创作方向、创作目标是不正确的。”苏士澍说,书法界要端正创作方向,以人民为创作导向,创作出适合于人民大众需求的作品,以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展现自己的艺术。所以书法创作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只要走到群众当中,我们思路和创作激情就能够迸发出来。

(作者系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局原副局长)

  “启功是我心中的‘佛’。”苏士澍说,“启先生的才学、人品深深地影响着我,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从他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在书法界,启功是公认的宽厚、超脱的仁者。他生前不打假字。曾有人劝他出来打打假,但他不同意。“让他们去吧,他们也得吃饭,能通过写我的字挣点钱,这也算是积德的事。”启先生轻描淡写,却让人领略到了大家风范。曾不止一个人问过苏士澍,说他是不是至少有一百幅启功的作品。然而事实是,一幅都没有。在他看来,一幅字,是有形的,而先生教给的思路和看问题的方法,远比一百张字值钱。启先生的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令苏士澍受益终身。“启先生一直活在我心中。”先生已逝,其情长存。

2003年非典肆虐京城,启老给苏士澍打电话,除了叮嘱他注意身体、注意防护,还提到,虽然我们不是医护人员,但也应该为非典做作些贡献。于是,国家文物局出面,由启老带头向著名学者和书法家组稿,为抗击非典捐赠了一批书法作品。后来,苏士澍和出版社的同仁一起,将这批作品编辑出版为《亲情问候》这本书,作为对战斗在非典一线同志们的心意。当时,启老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但他还是关心别人,这让苏士澍非常感动,更直接影响他,在接下来的日子,更加用心用力地去做公益活动,将民生摆在眼前,放在心中。启老还十分关心书法教育,尤其对于初学者,总怕他们走弯路。后来苏士澍一直提倡书法教育要关注“一老一小”,这也是受了启老的影响。

  “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师。”天资与勤奋固然重要,然而在其艺术道路上,家族熏陶、贤师指引,是苏士澍感怀最多的。

苏士澍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就接受了浓郁的传统文化的启蒙和熏陶,酷爱书法篆刻艺术。少年时拜著名金石书法家刘博琴先生为师,中青年后师从当代书坛泰斗启功先生,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小”成就,这其中离不开诸位长者、恩师的指导。而他也不忘恩师情,时常怀念恩师,记着恩师的教诲。

  苏士澍握笔挥毫六十载,临池不辍,自成一家,书法篆刻独具一格。作为书法家,他成就斐然。宝剑锋从磨砺出。他曾在一篇《自序》中说:“自幼尊先严嘱浸润六艺,师从刘博琴先生习书法篆刻;求教吴玉如先生、李卿云先生、徐北汀先生授知小学与书画;及长追随启功先生二十多年,向学考证,义理词章,兼习古籍版本、书画鉴赏、金石碑帖……”可谓甘苦自知。

情定书法教育,建言谋策勇争先

苏士澍对图书编辑、出版情有独钟,对国内外图书深有了解,他自己平时认真读书、精做学问,深知读书的重要性。坚信世间道理,尽在读书两字之中。2011年他用自己精心创作的书法作品所得稿酬,用于遴选购买400万码洋的经典图书捐赠给中国文联,这批图书涉及古籍整理、文物考古、文学、艺术和社科等五大类6000余册,现已成为中国文联文渊阁图书馆的主要藏书。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专访苏士澍:做新时代的“四有”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