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威尼斯人棋牌, 看了《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的电视剧,感觉不是“失望”而是“愤怒”,真是白白糟蹋了这么好的故事,我觉得罪魁祸首是这部剧的编剧和导演。原书里那些让人感动的东西统统不见,人物个性也不鲜明,有的甚至让人讨厌   首先,关于情节   1.曜的钻石   我觉得曜的鼻钉是小米和曜爱情的象征。当曜想着小米为他到喷水池里找那颗钻石而生病的样子,他的心被小米触动。他用那颗钻镶成戒指向小米求婚,把他一低头就能看到的光交到小米手上,这些温暖在剧中都只剩平淡。昨天看到曜求婚的方式,实在有点汗。。。一点氛围都没有。而且原书中曜是在知道真相后向小米求婚的,那样才更体现他对小米的爱  2.白衬衫、长寿面和果冻   裴弈穿上白衬衫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他干净、温暖,小米每年生日都固执的送他白衬衫,他喜欢永远都是最好看的样子。天使应该是穿白衣服的吧,小米送他衬衫要他作她的天使。小米去曜那里找弈的心,她依然送曜白衬衫,她觉得曜就是弈派来的天使。曜后来就算知道实情,还是穿着那件白衬衫,他愿做弈那样的人,只为爱小米。 弈在的时候希望生日可以吃到小米为他做的长寿面,小米是那么后悔自己没有亲手做给他吃。曜的生日,小米做了长寿面,她想即使弈不在了,他留在曜胸膛里的心是可以感受得到的。而这一切最终伤害了曜,当他满心欢喜的第一次过生日才发现他爱的人只当他是替身,那碗长寿面载的不是小米对她的生日祝福而是对弈的思念。可是他的爱啊,让他只求小米在他身边就好,他说他有最喜欢的食物是长寿面。或者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只希望有生之年都有小米在,每年生日的时候他爱的小米能为他煮一碗长寿面。小米最喜欢的食物是果冻,弈也是。当他们在一起时,小米总是喜欢逗弈,“只能吃一小口哦”,我可以想象他们的快乐,弈对小米是那么宠爱,当成自己的小女儿那样宠爱。可是因为果冻弈就那样死在了小米的眼前,弈流着血在小米怀里不断重复“我...喜欢你”。你哭了吗,你难过吗,看到这里你是什么样的心情,可是剧中呢,弈就那么孤单的死掉了,没有谁在身边,不明原因就出车祸死掉了,不知道编剧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作这种改动,真是让人受不了。难道就是为了揭示死的是裴优,裴弈只是出车祸的时候失忆了?天哪,这么做又给剧情加了多少分呢?   3.曜和小米,弈和可薇 对于结局有人说曜最后死了,我不去猜测是真是假,但是大家都能看出来是,最终小米知道优就是弈但还是选择爱着曜,弈后来忆起了小米最后还是爱上了可薇。这样没什么不好,是的,至少大家都有爱。大团圆结局么?可是我为什么心里不舒服,我宁愿残忍的让死的那个是弈。小米是那么爱弈,那种爱不可改变,谁都不能改变,弈是走了,她的爱无处安放,她去找弈的心,找弈留在世界上陪伴她的那一部分。我相信当她为曜动心,然后爱上他时,弈在她心中还是无法取代的。两份真爱,而逝者已去,小米将弈放在心里,他对弈的爱很坚定,然后去守护曜,她知道曜没有弈的心,她对曜的爱很纯粹。而剧中呢,面对活着的弈,她放弃了。就是因为她爱上了曜?是为了体现对曜的爱吗?这不是小米,或许有人会反驳我,但我坚持认为这是对小米和弈之间爱情的亵渎。当然在生活中这无可厚非,可是小说里我们期待看到完美的爱情。

生日约会应该在什么地方合适呢?校园的草地太热,餐厅人太多,电影院太嘈杂,图书馆太无聊,逛商场是女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尹堂曜想了很久,终于在星期五的晚上拨通了电话给小米。“明天到我家里来。”“你家?”“嗯,明天上午我去接你。”“可是……”“……?”“……”小米脑海中浮现出他母亲冷凝的眼神,有点犹豫地抓抓头发。“说啊,怎么了?”“……那个……你母亲会在家吗?”一阵沉默。“喂?”怎么忽然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呢?“不会。”从小到大,每年他生日那一天,母亲都不会在家。尹堂曜闭下眼睛,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明天只有我和你。你喜欢吃些什么?我让阿姨去准备。”“哦。”小米松口气,“不用,让我做给你吃好不好?”“不好吃的东西我可不吃啊。”“放心啦,一定很好吃的!从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开始期待了!”她得意地笑。“真的?”他也笑起来。“当然!”可是,一定会很好吃的东西就是这个吗?尹堂曜怔怔盯着面前的这碗东西。细细的象龙须一样细的面条,面上有一只荷包蛋,汤水很清,飘着一些绿绿的葱花和几片绿绿的香菜。“这是什么?”她提着一袋东西冲进厨房,在里面叮叮咣咣忙碌了半个小时,不许他偷看,忙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后终于小心翼翼端到他面前餐桌上的东西竟然就是这个吗?他还以为会是很丰盛的大餐呢。“是长寿面啊。”“长寿面?”他用筷子挑一挑,抬头看她,“我喜欢吃米。”“拜托!过生日都要吃长寿面好不好,这是习俗啊,你看,面条长长的,表示将来可以很长寿,一定会是寿星公!”“我见别人都吃生日蛋糕的。”尹堂曜有点闷闷的。虽然他自己没有庆祝过生日,可是,见过别人过生日啊。啊!把蛋糕忘了!她捂住嘴巴,眼睛转了转,呵呵笑着说:“生日蛋糕哪里比得上长寿面啊。只要给钱,蛋糕店就会把做好的蛋糕卖给你,可是,长寿面是需要爱你的人为你下的。”“是吗?”他心里被猛地一撞,忽然觉得面条汤上的葱花就像飘在春水中的轻舟。“当然是啊。而且,我昨晚在成阿姨那里练习了好几次呢,这碗面一定会很好吃,你快尝尝!”尹堂曜挑起面条放进嘴里。“怎么样?”小米满脸期待地望着他,“很好吃对不对,这是龙须面,面条象龙须一样细,可是又不会很软没有嚼劲。你再尝一口汤……”他喝下一口汤。“很清淡对不对?只放了一点点的盐和一点点的香油,不会很腻妨碍到面自然的香气。荷包蛋也很好吃啊……”他咬了一口荷包蛋。“荷包蛋要好吃的话,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最恰好就是当你咬开的时候有一点点流动的黄,然后马上就凝固在你的舌尖。最后你再尝下葱花……”葱花?他皱眉,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尝葱花呢?“葱花是绿绿的对不对?”小米笑得眼睛弯起来,“你知道吗,葱花是最难做的,火大一点就焦了,火太小葱花出不来香味,所以我现在做葱花的水平可是很棒的哦。”尹堂曜把满满一碗长寿面吃完了。他抬起头。小米期待地望着他,眼睛里有无数星星在闪动。“你喜欢吗?觉得好吃吗?”他不说话,眼底有奇异的神情,鼻翼的钻石亦闪出奇异的光芒。“怎么?真的不好吃吗?”她紧张地问,啊,是不是她太笨了,努力练习了很久还是不好吃吗?“还要吃一碗。”“呃?”“不,两碗!”“呃?”小米睁大眼睛。“笨蛋!这么好吃的面只吃一碗怎么够呢?!”尹堂曜瞪着她,唇边孩子气的笑容却泄漏了他内心的欢悦,“而且,你也要坐下来和我一起吃。”“你说好吃!哇!”小米开心地跳起来,抱住他的脑袋用力揉,“哈哈哈哈哈,你说我做的东西好吃啊,你真的说好吃啊……”“砰!”尹堂曜从她的魔爪中挣扎出来,反手给她一个爆栗:“喂,笑得太夸张了吧,我的耳朵都快被你笑聋了。”小米根本没有感觉到痛,她还在傻笑,呵呵地傻笑,笑着笑着忽然眼泪流了下来。她的泪水蔓延在脸上。晶莹的泪水。象星芒般晶莹蔓延的泪水。尹堂曜慌了,他是第一次见到小米哭,以前不管怎么凶她她都不会哭的。他心里一阵惊痛,手忙脚乱地抱住她,手忙脚乱地想要擦掉她的眼泪,却发现她的泪水越来越多,冰凉晶莹的泪水涌出来象要马上就会把他淹没。“不哭了啊,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他笨拙慌张地擦着她的眼泪,连声喊:“面很好吃啊,真的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好吃到这一辈子我什么都不想吃了,只想吃你做的面!小米……”小米深深吸一口气。她擦擦眼泪。她破涕而笑,双眼哭得有点红了可是仍旧象月亮一样明亮:“我太高兴了嘛。”尹堂曜定定凝视她,心脏好久才从抽痛中缓过来,他恼怒地低吼:“白痴啊!差点被你吓死!”等两人都吃完面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尹堂曜和小米肚子饱饱地坐到楼下客厅沙发里。墙壁上的时钟指向一点二十。嗯,正好是午睡时间。小米打个哈欠,睡意浓浓,如果在宿舍这会儿肯定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不许睡!”尹堂曜推起她开始向沙发扶手瘫软滑落的肩膀,凶巴巴地说。“好困啊,”她揉揉眼睛,哈欠着说,“你不困吗,你比我还爱睡觉呢。”尹堂曜伸出手。她惊喜地笑:“啊,你是说我可以睡在你的手上吗?”捏一捏,他的手不会很软也不会很硬,当枕头果然很合适。“啪!”他凶恶地打掉她乱捏的手,然后又把手掌摊到她面前。“呃?”她呆呆怔住。“给我。”“什么?”“笨蛋啊,快给我!”“……”她象卡通片里遇到怪叔叔的女孩子一样惊恐地睁大眼睛,双手握紧胸前的衣服,“你想做什么坏事?”尹堂曜快要气炸了:“我!的!生!日!礼!物!”可恶,她明明就是在假装!来的时候神神秘秘带那么大个袋子,一定装的是要送他的礼物,却拖到现在都不知道给他,害他心痒痒的,可恶啊!“哈哈,”小米笑得前仰后合,“你这样子就像个小孩子啊。”敲!敲!!敲!!!他一连在她脑袋上用力敲了三下。“你在捉弄我对不对?”尹堂曜咬牙切齿,忿忿地说,“最近你越来越喜欢捉弄我了。”“是啊。”她一脸灿烂的笑容,“生日礼物应该在万众期待的心情下隆重登场才有趣嘛,直接拿出来就不好玩了。”“快给我!”“当~当~当~当~”小米快乐地哼着伴奏,从身后拿出一只大大的盒子,盒子上扎有一只大大的绸缎蝴蝶结。她把礼盒递到他面前,微笑着说:“祝你生日快乐。”尹堂曜原本想努力不笑的,才不想让她知道他有多期待这礼物,从小到大,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可是,等他自己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笑得嘴巴都快弯到耳朵了。他打开那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件纯白的衬衣,棉质的料子,白色非常清新干净,有精致的暗纹,透出温柔优雅的味道。………………“快猜!”她把礼物背在身后,嘿嘿笑着命令他猜今年自己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是白衬衣。”他微笑着说。“啊?”她呆住,然后气恼得用拳头去打他,“可恶啊!坏人!为什么要猜白衬衣,你去猜别的东西不可以吗?我也可以送你巧克力、手套、果冻……为什么要猜白衬衣嘛!”他握住她的拳头,眼睛里全都是闪闪的笑意:“因为从十五岁开始,你每年送我的生日礼物都是白衬衣啊。”她怔住。咦,好像是呢。“可是,以前都是,不代表今年也是啊!”她嘟起嘴巴,“刚才猜的不算,重新猜!”说完,她笑得一脸谄媚,爬到沙发上凑到他身边,两眼放光望着他,“翌,你猜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咳,是巧克力?”他夸张地做出冥思苦想状。“不是。”她摇头。“果冻?”“不、是。”她得意地摇头。“啊,我知道了,那一定是手套。”“也、不、是。”她大声叹气,同情地摇摇头,“你好笨啊,考试成绩好肯定都是作弊出来的对不对?真的猜不出来礼物是什么吗?”他摸摸鼻子,偷笑。确实是很笨,礼盒扁扁的那么大怎么可能是果冻或是别的东西呢?“嗯,猜不出来。”“哈哈哈哈,”她兴奋地笑,“那你想不想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想。”“有多想?”“非常想。”“好吧!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面子上,我就大发慈悲不再折磨你的好奇心了。”她把礼盒递给他,笑嘻嘻,“我好不好?”“呵呵,你真好。”“你快看礼物吧。”她期待地看着他用修长的十指打开礼盒,屏住呼吸,“喜欢吗?”里面是一件白衬衣。“这件白衬衣很漂亮对不对?是木质的纽扣呢,看起来很精致,白色也不是很耀眼,我在店子里看到它的时候就想,如果翌穿上它一定会非常非常迷人非常好看的!”她满足地叹息。他微笑,手指轻轻摸着白衬衣,然后将它放下,抱住她,温柔地在她头顶说:“谢谢你,我很喜欢,真是一件很好看的衬衣啊。”“翌,你知道吗?”窝在他怀里,她爱娇地象只小猫般对他说。“嗯?”“你是这世上最适合穿白衬衣的人呢!一点瑕疵也没有,纯白的,完美的,当你穿着白衬衣,哪怕是最普通的白衬衣,也会美好得就象天使一样。”她抓抓头发,疑惑地说,“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世上明明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人啊,可是为什么你就是十全十美就是连那么一点点缺点都没有呢?”“傻瓜。”他微笑。“喂!你敢骂我!”她挥起拳头打过去。他吻住她的头顶,她短发细细绒绒一直温柔到他的心底,“傻瓜,那是因为你喜欢我啊,因为喜欢我,所以你看不到我身上的缺点。”“是这样吗?”她想一想,跳起来对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那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也是十全十美没有缺点呢?”他笑了,摇摇头:“不是,你的缺点一箩筐。”顿时拳打脚踢如暴风骤雨。她咬牙切齿用力打他:“臭翌!坏翌!你不喜欢我了对不对!打死你!打死你!”“你有很多很多的缺点,懒懒的、爱任性、不爱看书、做事没有耐心、凶巴巴爱打人……而且有时候你不讲理到都能把人气晕,”他轻轻笑着,叹息,“可是,就算这样也还是喜欢你啊,小米。”她听得怔住了。心“嘭嘭”地跳,忽然有点脸红,她又窝进他的怀里,手指揪着他的白衬衣,轻声地说:“好啦,肉麻死了。”两个人静静依偎在一起。气氛宁静得仿佛流淌着春日的花香。“往后每年我都送你白衬衣好不好?”她偷笑,“一直送到你变成老公公,头发很白了还要穿白衬衣,让所有的老婆婆们都嫉妒我有这么迷人的老伴。”“好。”“而且,我们把这些白衬衣都留下来。虽然都是白衬衣,可是每件都是有区别的啊,将来说不定可以攒成白衬衣博物馆,哈哈,说不定可以变成传家宝呢!”“好。”“你不要以为送白衬衣当生日礼物很轻松偷懒啊!”她瞪他一眼,“我要逛很多店子才能找到最好看的白衬衣,也很辛苦呢。”“是,我明白。”他轻笑。“笑什么!你有什么不满意吗?!”她凶巴巴逼视他。“我只是想……”“……?”“你明年能不能多送我一件礼物呢?”“啊?你想要什么?”“好像生日都要吃长寿面……”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个……”“你听谁乱说的,生日蛋糕就可以啦,现在还有谁吃长寿面那么老土!”“可是……”她挠挠头:“好吧好吧,晚上我就请你到面馆去。”“我想吃你亲手做的。”“什么!你开玩笑吗?”她惊呼,“我不会做饭啊!”从小到大,如果跟他在一起,所有的饭菜都是他做的,她一点都不会做饭呢。他微笑:“难吃也没有关系。小米,我忽然真的很想吃你做的长寿面。”“才!不!”她坚决抗议。“小米……”“翌~~”她撒娇地说,“小米最喜欢翌做的饭做的菜做的面,翌的手艺天下第一,每次吃翌亲手为小米准备的饭菜都会觉得好幸福啊~~小米一辈子都不要下厨房,小米一辈子都要翌来宠~~”他无奈地笑。“好不好嘛~~小米很懒很坏,可是翌还是很宠小米,然后小米就会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呢~~翌~~”“好。”他微笑着拍拍她的脑袋,“小米是天下最懒的人,翌还是最喜欢小米。”她高兴地坐起身在他面颊啵出一个大大的吻:“那生日礼物就只要白衬衣就够了哦!”“好。”“哇!翌真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她兴奋地欢呼。………………客厅墙壁上的时钟静静走着。尹堂曜拿出礼盒里那件白衬衣,好奇地问:“为什么是白衬衣呢?”他很少穿衬衣的,觉得还是T恤之类比较舒服随意。“因为你穿起白衬衣来会是世上最好看的人。”小米微笑着对他说。“是吗?”“嗯!”她用力点头,眼睛亮闪闪地望住他,“穿上试一试好不好?”尹堂曜犹豫一下,站起身来,把白衬衣套穿在黑色紧身T恤的外面。一头亚麻色短发,乱乱的但是很帅气地立着,鼻翼有闪亮耀眼的钻石,他唇角勾出大大的笑容,那笑容就象春节时刚换上新衣服的小孩子。“好看吗?”小米怔怔看着他。“不好看?”见她忽然象哑了一样,客厅里又没有穿衣镜,他忍不住有些紧张。她依然怔怔地看着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可恶!”尹堂曜恼怒地想要把衬衣脱下来,就算不好看也不用摆出这样一副表情啊!“好看……”她声音轻得象叹息。“……?”他脱衬衣的手僵在半空。“真是好看,”她满足地微笑,眼睛弯弯如月芽,“你穿着它,好看得就像一个天使呢。”“在骗我对不对?!”他凶巴巴地说,才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刚才她的表情那么古怪。她跳起来,冲到他面前,兴奋地对他说:“以后你每天都穿白衬衣好不好?真的很好看很好看啊!”“不要。”他闷声说。“啊?为什么?”她抓住他的胳膊摇晃,哀求,“穿白衬衣吧,多好看啊,好看得让人喘不过来气呢。”“穿衬衣不舒服啦。”真是的,哪有T恤穿着随意。“习惯了就舒服了,”她拼命摇他的胳膊,苦苦哀求,“穿吧穿吧,求求你了。”“真那么好看?”他挑眉得意地问。“我发誓!”小米举起右掌,满脸郑重地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世上穿白衬衣最好看的人!”“好了,知道啦。”尹堂曜瞪一眼她留在自己胳膊上的左手,“还不快把你的手拿开,把我的衬衣都揉皱了!”“哦。”小米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连忙把手缩回来。他坐回沙发里,脱下衬衣,心疼地用手抚平被她双手用力抓过的地方,哎呀,有一些细细的褶皱了。“喂!干什么用那么大力!”他气恼地对她吼,“衣服皱了怎么办?!”她吓一跳,瑟缩着说:“有什么关系,挂一下就好了。”“什么叫‘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啊!是我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啊!怎么可以……”说着,他突然闭住嘴,嘴唇抿得很紧很紧。客厅里突然变得很静。尹堂曜不说话了,他沉默了下来,手指无意识地在白色衬衣上轻轻划着。“喂。”小米凑到他脑袋底下偷看他的脸。他的面孔臭臭的。“是你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吗?”她好奇地问,“为什么呢?你以前真的都没有庆祝过生日吗?”他依旧沉默。“啊,对了,你也没有告诉我今天是你的生日呢,只不过是我偶然间知道了而已。咦,是不是你害羞,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的生日是哪一天,所以才没有人帮你庆祝呢?呵呵。”她吐吐舌头,认识尹堂曜这么久,早就知道了他在难以接近的外表下有的只不过是象孩子一样单纯而别扭的心。“走开!”他闷声说,手指在白色衬衣上收紧。也不对啊,就算别人不知道,他的母亲也应该知道他的生日啊。小米疑惑地看着尹堂曜,他的表情就好像忽然被人迎面打了一拳。“告诉我好不好?”她握住他的手,侧头望着他说。“不关你事!”他恼怒地挥开她的手。“怎么会不关我事呢?”她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你忽然变得这么难过,你难过了很久了对不对?你说你从没有庆祝过生日,那么,会不会从知道生日的那一天起,你就开始难过了呢?”尹堂曜抿紧嘴唇。她又握住他的手,静静等着他。终于——他嘴唇苍白地说:“在我出生的那一天,父亲去世了。”小米“霍”地睁大眼睛。“母亲刚生产完,父亲进来抱起我,听说他还很开心地抱着我对我笑,可是,突然间就心脏病发作猝死在医院的产房里。”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尹堂曜勾起唇角:“所以,你看,我的生日就是父亲的忌日,有什么可以庆祝的呢?”“你父亲……是因为心脏病吗?”“是。”“我听说,心脏病是由于心情激动才容易发作的。”她轻声说。“……”“那么,你的父亲看到刚出生的你,一定是很激动很开心吧,他那么喜欢你,所以抱着你的幸福才会让他无法承受。”“他是因为我而死的!”尹堂曜怒吼,巨大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可是,那都是因为他太爱你了。如果,他可以少爱你一点,如果他不是那么期待你的来临……可是,你是在他的爱和期待里出生的啊。”她握紧他的手,咬住嘴唇:“对不起,我太笨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才好。换成是我也一定会很伤心,如果有人这样安慰我,我也会很生气。”客厅里一片寂静。时钟悄无声息地走着。“你说,他会恨我吗?”尹堂曜深吸口气。“你的父亲?”“嗯。”“不会,”她摇头,“他很爱你,就算在天国,他也还是爱着你。”“可是,母亲恨我。”从小到大,妈妈从没有为他庆祝过生日。小时候,每当他生日那天,他会听到妈妈偷偷在房间里哭。后来,妈妈每年到这一天都会出去,听不到她的哭泣了,可是当她回来,他总会注意到她的眼眶是红的。母亲?小米想起那天见到的他的母亲。她高雅端庄,眼睛里有淡淡的忧伤,她不让自己跟尹堂曜在一起,口气里有对自己的怀疑和轻蔑。“她爱你。”小米微笑,能让一个母亲对意图不明接近自己儿子的人象刺猬一样去攻击,不是爱又是什么呢?“不,她恨我害死了父亲……”尹堂曜痛苦地说。“她爱你的父亲,也爱你。”小米轻轻对他说,“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人世,她就只剩下你了,你是她唯一的亲人,只有你陪在她的身边。所以——你要加倍地爱护你的母亲,连同你父亲的那一份也一并去爱护她。”尹堂曜凝视她。她对他微笑。目光交织中仿佛有一种奇异的感情在抽出枝叶开出花朵。良久。尹堂曜和小米忽然被某种感觉惊醒,他和她同时扭头向门口玄关处看去——尹赵曼手里拿着钥匙站在那里。不知道她已经站在那里多久,而他和她竟然都没有发现。书房。尹赵曼坐在宽大名贵的书桌后面,猩红色的扶手椅里,她穿一身黑色的裙装,眼眶有些微红,眼角细细的尾纹也比上次见到时要明显一些。她打量着站在书桌前面的小米,声音里仿佛没有任何感情:“我告诉过你,不要接近曜。”小米怔怔凝望着她,知道了尹堂曜父亲的事情,再看见她,心里忽然一阵酸涩的揪痛。尹赵曼皱眉:“怎么不说话?”“对不起。”小米忽然咬住嘴唇,深深对她鞠躬。这突兀的举动令尹赵曼吃了一惊,她身子微微坐直,眼底闪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冷凝。“你想干什么?”“我让您担心了对吗?”小米抓抓头发,羞愧地说,“对不起,我向您道歉。”尹赵曼冷冷说:“无论怎样做作,你也无法打动我,所以死心吧。”“我原本以为,您跟漫画和电视里那些势利的母亲是一样的,只要不是适当家庭背景的女孩子就统统是居心叵测的。我以为您是那样,所以觉得很遗憾也有点失望。”尹赵曼凝视她,目光冰冷。小米微笑:“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所以请您原谅我。”“你没有错。”尹赵曼丝毫也不为所动,声音平静得象直线一样,“我确实认为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女孩子接近曜,就是为了财产就是居心叵测。”“哦……这样。”小米被她声音的冰冷冻到,怔了下,然后慌忙低头在自己的包里翻找,很快她找到出了一个信封,将它放到尹赵曼面前的书桌上。“那这个给您。”尹赵曼打开信封,掏出一张有签名和红印的纸。她看了看,霍然抬头,薄雾般的双眸中暗光连闪。小米微笑,眼睛澄澈透明:“这样做,您可以放心吗?如果不放心的话,您可以指定您信任的公证处或者律师或者任何您觉得合适的方法,如果我对您发誓不会觊觎财产让您无法相信的话,就请用法律的方法使您可以相信我吧。”“你……”小米静静站在书桌前,她穿着白色的裙子,短发清爽,身子纤瘦单薄但是有股倔强的味道。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纱照进来,尹赵曼沉吟着握紧手中那张保证不会拿走尹家任何财产的公证书。“什么时候去的公证处?”“您来见我的第二天。”“你以为,有了它我就会让你接近曜吗?”“我原本以为是,”小米苦笑,“但是,现在不敢这么想了。”“为什么?”“原本我以为您是怕我贪图财产,现在我知道财产是您并不在意的,您在意的是您的儿子。”尹赵曼冷笑:“又想对我甜言蜜语吗?这才是你第二次见到我吧,你对我了解能有多少呢?”“我了解。”小米接住她的话,望着她,“我了解当一个你爱的人已经不在了,无论怎样都回不来了,可是你却永远也不能忘记他的那种感觉。”尹赵曼忽然紧紧抓住椅子扶手。“如果那种痛苦我连一年都无法忍受,痛得恨不能干脆死掉算了,痛得恨不能自己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如果我连一年都无法忍受,”小米努力微笑,唇角轻轻颤抖,“而您可以这样过二十几年。不是因为对尹堂曜的爱,又是为了什么呢?”尹赵曼闭上眼睛。“我原本以为您是忘记了尹堂曜的父亲,可是,我刚才知道每年的这天都是您最难过的日子。是因为不想让尹堂曜伤心,所以您才出去吧,而且我看到您的眼眶有泪水的痕迹。二十多年都无法忘记自己爱过的人,这样的话,又怎么会是仅仅出于在意财产而讨厌我呢?所以我很抱歉。”小米又对她深深鞠躬行礼:“我出现在尹堂曜的身边让您担忧了是吗?对不起。”尹赵曼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夏日的风轻轻吹动窗纱。白色的窗纱,象一片清晨的薄雾。“为什么要跟曜在一起?”尹赵曼低声问。“因为我要给他幸福。”小米直视她的眼睛,目光象溪水一般清澈透明,“我要给他最多最多的幸福,让他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到了每年暑假最热的时候了,太阳毒辣辣地照耀大地,树上的蝉没完没了地叫,电风扇开到最大风档,可是吹过来的全都是热风,宿舍好像蒸笼一样,腾腾的热气简直要把小米蒸成人肉包子。热还不是最难以忍受的,潮湿才是最可怕的,好像水气贴在身上,粘嗒嗒透不过气。早就听说圣榆的夏天是恐怖的,但是没有想到会恐怖到如此地步。小米只剩下躺在凉席上喘气的份儿了,二十分钟前刚刚在水房冲完今天上午的第三个凉水澡,但是热气和汗水又已经毫不留情地将她包围。所以当宿舍的门被敲响的时候,她苦恼地揉揉脸,实在不想离开可怜的电扇。虽然电扇并不能让她很凉快,但没有电扇她简直会一下子就热晕过去。“喂!开门!”是尹堂曜的声音。小米瞪大眼睛,赶忙七手八脚把裙子穿上,天哪,他怎么进来女生宿舍楼了!就算是暑假里宿舍楼基本上没人了,可他也不能就这么大摇大摆地闯进来啊!哎呀,幸亏她没有一身清凉地就跑过去开门。“快点!快开门!你在干什么磨磨蹭蹭,我快热死了!”尹堂曜在门外不耐烦地喊着。“来了来了!”小米扑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咦,今天你怎么……”她话说到一半,突然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尹堂曜身后。他后面竟然还跟着三个男人,那三个男人穿着蓝色制服,衣服上写着“海尔”。宿舍门口的地上放着好几个大大的纸箱,纸箱上写着“空调”。尹堂曜径直走进来,打量一下她的宿舍,手臂抬起,指向正对她书桌的墙壁,对身后的安装工人们说:“装到这个地方。”安装工人们点头,开始打开纸箱,拿出电钻之类的安装工具。“你要做什么?”小米怔怔地看着他,那个,他该不会说是……要在宿舍里安空调吧!“给你装空调啊,笨死了!”尹堂曜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电扇,对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吹,他的背上脸上全都是汗。可恶,今天怎么这么热,天气预报说有三十九度,可是明明应该超过四十度了才对。“为……为什么要装空调?”她仍在震撼中。“笨蛋,你不热啊!”尹堂曜瞪她。“热啊……”啊,他提醒了她,热死了,热死了,她赶忙挤到他身边,也把脑袋凑到电风扇前面。呼,就几分钟的功夫,她身上的汗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了。尹堂曜得意地笑:“那就对了,所以要帮你装空调,否则你会热得脑袋越来越笨。”笨的是他好不好,小米抓抓头发:“你疯了,宿舍里怎么可以装空调呢?!”“为什么不可以?”“都没有见过别人装空调啊。”“别人没有装,为什么我就不可以装。”尹堂曜满脸毫不在乎。“……”小米一时说不出话,傻傻地看着他,她拼命摇摇头,“成阿姨呢,她怎么会让你上来?”“她不在。”“什么?!”她脑袋一晕,不会吧,这小子运气这么好。“你们在干什么?”正想着,成阿姨的声音在宿舍外面响起。小米连忙跑出去,只见她手上拿着几大盘钥匙,应该是刚从楼上巡视下来。成阿姨皱眉看着那些安装工人,问:“谁让你们进来的,到底要干什么?”“成阿姨!”小米急忙把事情的缘由告诉她,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会让他赶快走的。”“哦,是这样。”成阿姨听得笑了,抬头慈祥地望向尹堂曜,听女生们说过他,据说是一个很霸道很可恶的家伙。但是这样的家伙会因为担心女朋友,而在这么酷热的天气里跑出去买空调吗?“反正我就是要在这里装空调,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尹堂曜硬梆梆地说。“每个宿舍里都是限电的,最多可以带起热得快来烧水,电流再大就会不断跳闸。”成阿姨告诉他。“我知道,一会儿就会有电力公司的人来改造电路。而且电费由我负责。”“什么?!”小米惊大眼睛。成阿姨又说:“装空调也会破坏到宿舍的墙壁。”“将来我会负责把墙壁修补好。”尹堂曜满不在乎地说,“还有什么?”成阿姨笑了:“还有就是,你需要得到宿舍里同学的同意。”“她的同意?”尹堂曜凶恶地瞪向小米。“你敢不同意的话,小心我敲爆你的脑袋!”几个小时以后。宿舍墙壁上静静挂着空调,冷风静静地吹着,没有声音,这台空调的质量好像真的很好。好凉快啊!小米把宿舍里重新打扫干净后,站到空调下面,闭着眼睛,吹着凉风,身上的汗统统全都消失了。啊,清凉的世界美好的世界……尹堂曜从身后抱住她,下巴靠在她的头顶:“这样就不会热了对不对?”“嗯。”“喂!你就只会说这一个字吗?可恶!”他有点沮丧,闷闷地说。小米偷笑,轻轻握住他交叉在自己腰前的双手:“你很凶你知道吗?哪有人那么凶恶地威胁别人装空调的。”她的额头现在被他敲得还火辣辣地痛呢。“笨蛋,不凶你你就不会同意了。”她的手好软好轻,他忍不住亲一下她细绒绒的头顶。“谢谢你,空调的钱我会……”“空调不是白给你的!”“呃?”“以后你要经常做面给我吃,听到没有!”尹堂曜还是想装作很凶,但是说出来语气里竟带着奇异的温柔。“哦,好。”小米心底一热,她想扭头看他,他却紧紧抱着她箍住她的脑袋,不让她看自己有点微红的脸。过了一会儿。“还有,明天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你要打扮得漂亮一些啊。”“你的朋友?”“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是什么样的人呢?”“笨蛋,见了就知道了!”尹堂曜敲一下她的脑袋。“哦。”小米吃痛地揉揉被他敲的地方,沮丧地想,他的朋友说不定会跟他一样也凶巴巴呢。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人棋牌会有天使替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