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 这不是一服良药,但也足够做药引

其实我想想打四星半的。

本文作者:雀语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复调工作室(微信ID:ifudiao)欢迎关注! 看了这么些年电影,我发现对一部电影的期待值会在相当程度上影响观影后对它的评价。比如说《我不是药神》,观影前我看到了大量对这部电影的高度评价,结果观看后有些失望。所以现在我要为这部电影说几句坏话,以拯救本文读者对这部电影的观感。 《我不是药神》不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无论题材、剧情发展还是人物塑造,《药神》都跟《买家俱乐部》有很大的相似性。而两部电影都是有现实原型的。原型不是挡箭牌,《药神》对《买家俱乐部》有明显的借鉴部分。借鉴不是问题,创作从来需要借鉴,不然艺术无法传承。问题是《药神》在很多地方只是借了表象。 《买家俱乐部》的男主,滥交后感染艾滋,酒精配药,药后吸毒,毒后看脱衣舞;《我不是药神》不方便吸毒滥交,就让男主家暴妻子、性情恶劣、脏话连篇。不方便表现脱衣舞,就改了钢管舞。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有一条创作的信条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人物在结尾必须完成某种蜕变。所以在很多电影里,我们看到一上来主角总是人渣,后来升华了,变好人了,变英雄了。《买家俱乐部》的人物也完成了蜕变。他从上述那样的烂人,逐渐转变成一个关怀同性恋社群、为艾滋病患争取权益的好人。这是一个人渣重新凝聚为人的过程。 而到了《药神》,创作者给角色定的目标不是人渣成人,而是直接修成神。虽然片名谦逊而无奈地说“我不是药神”,但他们有颂神的意图。我们先不管现实里原型人物是怎样的,但电影中呈现出来的角色,他的转变不是很令人信服。 徐峥扮演的角色,不是病人,他从一开始就是个贩卖印度药的药贩子。所以他跟真正的白血病人是有隔的。他从印度倒药,虽然卖的比正版药便宜很多,但他也赚了十倍利润。接下来,他结实了更多的白血病人,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开始人性的转变。直到某个重要人物的死亡,给他带来了很大冲击。他的灵魂一夜升华。他不再赚取中间价格,到最后,甚至亏本卖药给病人。 对这个角色的神化在电影中有明显的镜头提示。片中徐峥跑到印度买药,在大街上遇到印度类似“迎神赛会”的活动,印度神祇被抬到大街上,人们望着神像,庄严肃穆。结尾部分,徐峥坐着囚车,囚车经过一条长街,无数的白血病人戴着口罩站在街边目送他,这个场景对位前面迎神赛会的情景,对徐峥的角色进行了无限拔高。 人变成神,靠一夜顿悟,过于方便了。而对人的神格化歌颂,便是滥情。 徐峥不是中国的阿米尔汗,也不是中国的宋康昊 《药神》反映和批判现实,因此有人把徐峥称为中国的阿米尔汗;《药神》从海报到风格都很韩国,因此有人把徐峥称为中国的宋康昊。可是徐峥还是徐峥,徐峥有徐峥的好,同时仍然有很大的不足。 徐峥的角色总执着于中年危机。在《心花路放》里如此,在《港囧》《泰囧》里也是如此。徐峥的表演也带点模式化,他的角色总是性情偏激,疯狂怼人,大吵大嚷,充满了痛苦和失败,然后时不时居然还能迸发点幽默出来。 平心而论,《药神》里的徐峥已经献出了他所有作品中最好的表演,这种进步和追求转变的自觉也是令人敬佩的,但他还没有完成彻底的蜕变。在这部表现苦难的电影里,他也总想弄点花招,逗观众一笑。幽默不是不好,但对剧情没有帮助的幽默,就是削弱镜头力度的闲笔了。(比如印度神油,锦旗等桥段) 喜剧给了徐峥太多的甜头。他知道观众喜欢什么。坏就坏在,他太知道了。(虽然导演不是徐峥,但主演和制片都是徐峥,他应该在相当程度影响了电影) 另一方面,《药神》主动节制了煽情,但煽情的尾巴仍若隐若现。电影在情绪和台词上不泛滥,在表现苦难的场面也点到即止。但是这个题材真的太好了,太容易出好故事了。我们能理解一个创作者,对好桥段、对巧思的迷恋和难以割舍。比如上面提过的,徐峥在印度看到了迎神赛会。那一幕镜头是震撼的,众所周知印度神看着都是凶神恶煞的。那一幕跟死亡跟生命这些意象相连接,十分巧妙。然而之后结尾的“十里长街送药神”,对这一妙笔进行了强行呼应,便破功了。 阿米尔汗和宋康昊的祖国,印度和韩国,印度是糟糕混乱的国家,韩国是90年代转型而成的真正的民主国家。一个有极端恶劣的环境,一个有秩序井然的环境,前者提供极为丰富的创作资源(几乎拍什么都是对现实的批评和反抗),后者提供创作自由。只有不上不下的创作环境,最为捉襟见肘。拍什么都差那么点意思,那就还是怎么赚钱怎么来吧。有理想的电影人,也首先要面向票房而歌。 《我不是药神》,它既想让你笑,又想让你哭,而且居然都做到了。它掌控了观众情绪,但削弱了批判。 王传君是最好的王传君 接下来说一些好的部分吧,毕竟《药神》是一部真的好电影。一个期待好电影的人,面对好电影绝不会真的恶语相向。本片好的地方有很多,这里就提一下王传君。本片给我最深刻动容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徐峥在印度看到的神像(后来破功了),一个就是王传君的表演,他每一个镜头,都好得令人惊叹。 徐峥的谐星经历成就了他的地位,也阻碍了他的表演,王传君也是谐星出生,但他却完全摆脱了桎梏。 据我有限的观影,王传君在屏幕上从没讲过标准普通话。《爱情公寓》里他讲日式普通话,《罗曼蒂克消亡史》里讲上海话,在这部《药神》里又讲上海味的普通话。语言很重要,语言塑造人。王传君的语言,跟他的人物都是贴的。 他躺在病床上,便用那上海味的普通话说:“没有药了。就这样子啦。”一句话就让人落泪了。 说句题外话:上海话是好听的。我读研时的散文老师,用上海味的普通话讲课,温和细腻,就跟她写的散文一样温润。她身体不太好,但她本身是个很有力量的女性,喜欢植物和写字,能用粉笔字在黑板上写非常大气的书法。因此,我对上海话的最初印象,是柔弱而坚韧的。王传君在电影里的台词演绎,完全对应了我对上海话的最初印象。王传君的演绎,也完全贴合了这种印象,每一幕都令人心疼。 对王传君了解不多,但我第一次认识到他是好演员,是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他演一个打手,跟乡下刚过来的另一个小打手组队,他笑后者是个童子鸡,一路上他都讲黄色笑话,插科打诨,然后镜头一转,他们在荒野中沉默地埋尸,随后扬长而去。 第二次认识到他是好演员,就是他在微博对王家卫监制的《摆渡人》说“我不喜欢”事件。在大部分明星的“我喜欢”的声音中,他作为一个孤零零的小演员,用断送前程的姿态打下了“我不喜欢”。 而在这部《药神》里见到他,是第三次。三次就够了。三部戏就是三个完全不同的王传君。很多人看完了《罗曼蒂克消亡史》,甚至没有认出王传君来。最好的表演,大概就是用角色淹没了自己。 十分期待王传君未来的发展,也衷心祝福他。 对国产电影题材的拓宽,对审查上限的突破。 我个人觉得,中国电影讲一个好故事,还是第二位的。最令人敬佩的,是那些不断试探审查上限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便是其一。 这或许不是一剂良药,但它可以作为药引。就像电影中徐峥扮演角色在法庭上说的: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相信中国电影也是。

这部电影最近在网络上被疯狂夸赞。以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说,这部电影确实不错。大家对它如此褒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题材。电影表现了一个相当严肃,一个大家都觉得不可能在电影院看到的故事,同时导演把这个故事说的非常好。在如今这个娱乐至上的社会,这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但是我个人是不太喜欢在电影院看过于写实的电影。因为这类电影大都是悲伤的故事。看电影是想逃离现实,所以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类电影,所以我扣了半星。纯属个人爱好。

图片 1

说回电影,开场几分钟后,我感觉有点被骗了。本来是冲着宁浩,徐峥的喜剧去的,但是后来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喜剧,根本连喜剧的外衣都没有。这就是一部彻彻底底的正剧啊。但是看到后面越来越发现,这是最好的选择。由于题材本身严肃性,如果过于娱乐化,反而是对这个题材的不尊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复调工作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电影本身来说,电影十分成功。剧情相当的流畅,该有的反转都有,还有的情绪都有。演员之间表演充满了张力,一点都没有出戏。而且镜头处理也相当成熟。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药神 | 这不是一服良药,但也足够做药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