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死磕派

1980年5月爆发的光州起义,令韩国军政府成了惊弓之鸟,动辄以镇压赤色分子的名义整肃民间精英。1981年9月,釜山警方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以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戒严法”、“ 集会示威法”等罪名,非法拘禁22名釜山读书联合会成员,酿成“釜林事件”。“林”字来自1960年的“东柏林”事件,韩国很多与民主运动有关的事件都带一个“林”字,类似美国出了水门事件,后来与政府相关的军火门、拉链门均以“门”命名。 韩国影片《辩护人》全面回忆釜林事件,全斗焕时期光明与黑暗交锋的历史,对年轻一代是再好不过的启蒙。老戏骨宋康昊出演卢武铉(宋佑硕)不存在难度,一度拒演,是因为“担心给他(卢武铉)添麻烦”。为弱者伸张正义,多么光荣、多么可歌可泣的历史,会有什么麻烦?当年的人权律师、后来自杀身亡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再次成为话题人物。 卢武铉出身寒微,高中毕业后,经过10年含辛茹苦的自学,而立之年终于通过司法考试,1978年在釜山开办律师事务所。苦尽甘来的他,打民事官司“战无不胜,胜诉率达到90%以上”,人称“卢辩”。釜林事件性质敏感,在当局的阻挠下,名声在外的大律师唯有退避三舍。经手税务案件、“赚钱又会玩的卢律师”,向来不为警方注意,结果意外地卷入这一事件。 影片巧妙地将釜林事件的受害者与“卢辩”在生活中联系起来,显示每一个人都不是孤岛,军政府本身就是对每一个公民的威胁。多年以后,卢武铉对探望受害者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学生们浑身伤痕累累,他们甚至无法相信作为律师的我,用恐惧的双眼一声不响地看我……我的头脑一片混乱,血液沸腾。” 初一就成立“白纸同盟”、号召同学不为独裁者李承晚写祝寿文章的卢武铉,很快让法庭感受到了他作为死磕派律师的缜密和强硬。英国学者爱德华•卡尔曾在苏联生活,专门鉴定禁书的研究机构居然以此认定卡尔是共产主义者,其享誉世界的名著《历史是什么》成为被告传阅有害书籍的罪证。卢武铉当庭宣读英国外交部发来的正式文件:“卡尔是为英国献身的外交官和受人尊敬的历史学家,《历史是什么》不是拥护共产主义的书,希望这本书能被韩国更多的读者阅读。” 卢辩的睿智、犀利与检方的无知、蛮横形成鲜明对比:“阿里和福尔曼进行拳击比赛,金日成站在阿里一方,而被告人也站在阿里一方,这算不算通敌行为?”尽管检方、证人面对“卢辩”狼狈不堪,但法官仍然枉法裁判19名被告有期徒刑1---7年。 卢武铉常常让我想起一个熟悉的陌生人:陈水扁,他们的人生轨迹惊人地相似。一个因釜林事件投身民主运动,一个因美丽岛事件声名鹊起,都是叱咤风云的大律师;前者刮起“卢武铉旋风”,后者号称“都被水扁”,当选各自国家和地区的“总统”,又都因腐败问题身败名裂。 经此世变,义无再辱:卢武铉从45米高的悬崖上纵身跃下,陈水扁则从“台湾之子”变成“台湾之耻”。相比卢武铉一死以谢天下的决绝和数十万人送行的哀荣,把牢底坐穿的陈水扁,眼看就成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活教材。 2月13日,就在《辩护人》票房一路飘红,成为2014年第一部突破千万观影大关的韩国电影之际,釜山地方法院对33年前的釜林事件进行了二审宣判,改判5名被告无罪。这分迟到的正义,无疑是对卢武铉在天之灵最好的慰藉。

都说韩国有三宝,韩剧、整容、李敏镐。其实,这到底是韩国浮浅呢,还是说出这话的人浮浅呢?最起码,今天笔者想要推荐的这部韩国电影,没有什么青春偶像,俊男靓女,你死我活的爱情。但要说这部电影是一宝,则无可厚非。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韩国釜山,开场讲了一个屌丝律师(长相很大叔那种)看准了当时韩国房地产交易火热,为当事人进行不动产登记服务。然后电影时不时又拉进了这位律师的回忆,原来他当年不过是釜山商业高等学校的毕业生,一开始工作仅仅是一名建筑工人,收入微薄。穷到什么程度呢?一次吃饭,他趁老板娘进屋子里的时候,他身上没钱付,就直接开溜了。但他拿着微薄的薪水去买来司法考试的书,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当上了律师。而当他刚开始进行不动产登记的时候,都被其他学历高的律师嘲笑,认为一个商业高中的律师也只能干干这玩意儿了,简直是不入流。但事实证明他成功了,很快他的律师事务所门庭若市,他也有了自己的助手,有了前台小姐。然后宋律师又回到那家小饭店,找到了老板娘,还了当年的饭钱,得到了老板娘的原谅,大家还成了好朋友。电影到了这里,似乎已经皆大欢喜了。我以为,这是不是又是一部屌丝逆袭的励志片呢?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不会想着挥笔而就,把他记录下来。
电影的转折也来了,影片出现了韩国军政府授予几个有功警察奖章,而时间是1981年。这就把屌丝逆袭的美好童话拉进了当时的真实历史情境。因为在韩国现代史上重要的一个民主运动光州事件就发生在1980年。如果六二五战争是韩国由死而生的起点,那么光州事件则是韩国由野蛮而文明的起点。电影再次回到宋佑硕律师,一次和高中同学聚会,他和其中的一个已经是记者的同学发生了冲突。原因是这个记者像个愤青一样的,怒骂国家,怒骂政府。宋律师就问他骂能改变什么。(这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记者痛斥他只顾着赚钱,根本不顾忌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另一方面,由于光州事件导致军政府高度紧张,思想控制和镇压进一步加剧。釜山当局出动警察逮捕了一群在进行读书交流会的高中生。而那个小饭馆大娘的儿子镇宇就在其中。不过这事,没人去通知家属,大娘本人并不知道。镇宇消失这几个月,大娘疯狂的寻找(单亲家庭),而这不得不把本来只顾赚钱的宋律师拉了进来(因为宋律师每天都来她家吃饭)。在宋律师的帮助下,大娘在拘留所找到了镇宇,但这孩子已经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见到人就立刻机器人般的“交待问题”,“供述罪行”。
大戏才真正拉开,税务律师宋佑硕华丽转身变成了人权律师,但他似乎是不懂世事的懵懂少年一样,在法庭上痛斥检察官、警察甚至是军政府,弄得法官、其他辩护人都是尴尬至极。具体的辩护过程,是最精彩的部分,我想自己没必要在这里讲,也讲不了,各位看官还是自己去看。通过一系列艰难的证据收集、辩护,最终在当时的韩国军政府独裁统治下,检察官同意和宋律师做交易,让他停止无罪辩护,换取镇宇仅仅两年的徒刑。虽然结局不是完美的,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能这样已经可以说是最大的战果了。影片没有结束,到了1987年,宋佑硕成了民主运动领袖,带领市民上街抗议政府,他被逮捕了。而这时,来为他辩护的律师占到釜山执业律师的大半,故事结束。这其实是讲一个过程,当时镇宇出事的时候,没有律师愿意沾惹这种事情,不赚钱,还得罪政权。而现在,大家都站出来了,这就是历史的进步。
本片中的宋佑硕律师是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为原型,这故事则是以1981年釜林事件为素材改变而成的。卢武铉1966年毕业于釜山商业高中。高校毕业后,编过渔网、盖过房子,1968年到1971年入伍服兵役。在此期间,他一直在专研法律知识。1975年,在连续考了第七次司法考试失败之后,卢武铉终于考上了,1977年就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8个月后辞职。1978年,卢武铉在韩国釜山开了一间律师事务所,他接办的案子多为有关税务诉讼案。
而“釜林事件”发生在1981年,当时釜山检方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以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戒严法”、“集市法”等罪名,非法拘禁正在进行社会科学书籍阅读聚会的22名学生、教师和公司职员。其中19人被检方起诉并获刑1-7年。当时,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担任了免费辩护,以该事件为契机,走人权律师的道路。自此,卢武铉积极投身于时局运动,为劳工运动和穷苦百姓的命运奔走。卢武铉一直以底层民众权利的捍卫者自居。
这部电影和《太极旗飘扬》一样,让我看到韩国人对韩国历史的深刻反思。《太极旗飘扬》是在讲述民族内战对人性的考验,那么《辩护人》则是讲述了威权统治下混沌的人觉醒,卑微的人反抗,展现了一个民族走向民主化的一个侧面甚至只是一个碎片。而在这个碎片里却似乎能全景般地感受到整个大韩民族从对政治的冷漠发展为追求民主的热情,从对民主运动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对民族国家的高度责任感。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辩护人”是起着引领的作用,正是宋佑硕们,应该说正是卢武铉们,引领了韩国民族在八十年代抓住了历史的契机,使得这个地理上的小国一跃成为东亚文明大国。这部电影里给我们展示了民主化过程中的几种人,一种是老大哥、记者这种觉醒而作为的人,一种是海东建设少东家这种觉醒而不作为的人,一种是检察官,警监这种坚决捍卫体制的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宋佑硕这种本来只顾赚钱而逐渐转变为正义而辩护的人。宋佑硕的一句话使我难忘,“岩石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弱也是活的,鸡蛋总有一天会跳过石头。”面对强大的体制,我们个体的力量显得卑微,但我想面对历史,再强大的体制终究也将是尘土。
2014-8-8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国死磕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