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子下的中国

刚看完《让子弹飞》,觉得今天的中国电影,真正进入了娱乐时代。

为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罪恶的世界?——电影《卡廷森林》

在一个娱乐的时代,只要故事足够精彩,台词足够搞笑,许多细节是否合理,已经没有人那么着相地去追问是否真实合理。比如故事最后一段,鹅城的街上先是在一片鼓声里洒下一地银子,后是被洒下一地军火。在民国时代,这样一地银子是多少钱?一地军火是多少钱?我们没有办法向姜文追问,也没有办法向哪一位追问。尽管这一切只是画面的需要,情节的需要,娱乐的需要,但却绝对是不真实的。这样的细节与现实的脱节,经过香港电影多年的洗礼,观众们早已经习惯多了,可以说因为屡见所以已经不鲜。一如当年《天下无贼》那节我们现实世界绝无仅有的软卧车厢,只要故事精彩,没有人追问它挂在中国铁路在那一辆动车上。

  凤凰网消息称:4月18日上午11时许,新疆乌鲁木齐,《乌鲁木齐晚报 》2名记者采访“田字路工程”,遭遇铲车“意外碾压”,一死一伤。死亡的年轻女记者名叫代璐,刚入职2天就不幸遇难,重伤的记者名叫陈爱英,仍在抢救中。

归来后上网看到了一个帖子,讲一位村长在一辆工程车轭下的故事。这故事也配着很血腥的照片。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坐在电影院里,或者说现实的中国已经真正进入了娱乐时代。善写足球内幕的李大眼在博客里写道“世间的道理是:越平均,越不会有抢劫,越不均,越抢劫,而且永远是得到多的那部份人去抢劫得到少的那部份人。所以中国一直是少部份人抢劫多部份人……抢来抢去,分来分去,发现还不够用,就车轮滚滚了。还有一些专门研读圣人言的王八蛋教育我们遇到挫折时不要埋怨社会,要问自己的内心,这就是让我们还得很抱歉地说:大爷,对不起,我们只有这点了,没法给大爷你提供更多的东西……最后就辗而轧了。 所以我不想叫钱云会英雄老村长,我们不准拥有枪,连菜刀都实名了,多一个英雄,就是多一颗冤魂,多一颗冤魂,就是多一枚他们胸前GDP的勋章。希望钱云会村长是最后一个被辗死的村长,希望上面一切都是谣言。爱同类,就是爱自己。卑微的我只能对强大的你说:人,其实是天和地种下的庄稼,请不要随便把我们来拔。 ”李大眼用满是悲情的笔墨写到,“看时光向前,车轮滚滚,却有几多头颅凋零”。故事的真相我不知道,并且我也不敢奢望我能够知道。但我恍惚感觉到的是,一个娱乐年代发生的电影式的情节,让我重新想起电影中那一点都不真实的情节。因为屡见,所以已经不鲜。

  在此之前,这种惨案已经多次发生:3月27日,河南中牟县村民宋合义为保护承包土地,被施工单位铲车碾死。3月30日,湖北巴东县村民张如琼为保护承包土地,找施工单位理论时,被施工人员拖至水泥罐车下,项目经理亲自驾车压了过去,其上半身当场压扁,双肺飞出去两米多远,惨不忍睹。4月3日,四川西昌市太和镇麻柳村村民宋武华,遭开发商碾压致死。4月15日下午4点左右,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董家营乡大甲赖村发生一起推土机轧人致死事件。

2011年就要到了。一地黄金,一地火药,我们且看子弹飞,让子弹飞。

  在举国官媒都在聚焦非洲野牛迁徙和美国波士顿事件时,短短一个月时间,中国竟然接连已经有5人惨死于车轮之下,这些极其可怕的人为灾难几乎都遭到媚体封杀。与前些年层出不穷的“宝马撞人”案不同,这些重型工程车辆独特的低速度和远离人群的作业环境使其根本不具有意外交通“车祸”的可能。就这些惨案的受害者而言,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身份:除过代璐是记者,其余无一例外都是中国社会底层最受欺凌和最不受法律保护的农民。这让人不能不想起4年前惨死于车轮之下的中国村长钱云会。

威尼斯人棋牌 1

威尼斯人棋牌,  2010年12月25日,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村长钱云会脸朝下,被一辆大型工程车轧断了脖颈。此前政府征用寨桥村146公顷农地,未支付补偿款。民选村长钱云会为此带领村民踏上了上访的不归路。其间先后3次被关入政府监狱,但所有的迫害被没有使他屈服。

威尼斯人棋牌 2

  “据目击者说被几名大汉按在道路上,缓慢地用车辗死了。正如你们已知的信息:他死时,道路上的监视器恰恰坏掉了,肇事司机迅速转移了,大队执盾牌、穿威武制服的人如神兵天降,把村民分割包围,还有一些穿着黑衣黑裤的家伙迅速移动着……这个事故和大家已知的很多故事一样,结论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有司正在处理中。”(李承鹏)

威尼斯人棋牌 3

  钱云会惨案一时之间震动全国,甚至由网友组成的公民调查团也介入其中,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之,一切罪恶到了最后都会沦为权力的魔术。

威尼斯人棋牌 4

  现在看来,钱运会事件无疑是一个不幸的序幕。被巨型车轮碾碎的一个人是如此悲惨,其身首异处的惨状足以使任何人为之震惊,这种残忍和野蛮,即使兽类也不会制造出这种惨况。这已经不是什么谋杀,而是超越人类一切底线的残酷处决和屠戮。无论什么时候,权力与暴力常常是一回事。将人类所有的尊严和伦理都摁在轮子下面,然后看着这一切都变成模糊的血肉……这种暴力化的权力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的主导力量,一切都已超越恐怖和残忍边界。此类惨案的接连发生,足以让每个人对自己所身处的这个现实感到骇然,这是怎样的噩梦中的中国。

  现代机械刚刚进入中国之时,人们就对其沦为权力的杀人武器感到忧虑。对权力来说,没有比轮子更切贴的象征物,用轮子杀人更加具有文化上的隐喻,一个在巨轮之下垂死挣扎的人是怎样的微不足道。权力的邪恶在钢铁轮子的转动中变得无坚不摧。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轮子下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