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古墓被毁续:施工方称考古所索200万未果后

  城市开发文保先行

对此,广州市考古研究所考古部主任张强禄表示不认同并告诉记者,尼龙警戒线是5月2日就开始拉起来的。“警戒牌当然是他们推倒的。”另外,考古工作人员苗慧也表示:“被推倒的地方,我们前天下午还在挖掘中,除了红线之外,周边还有三块警示牌,分别在东边、西边和南边。”

     (来源:江西晚报)

“考古所曾向地铁索要经费”

  但现实中,建设人员在施工中发现文物知情不报,甚至拿去卖掉的情况还很普遍。有些挖机手甚至跟民间“捡古队”做起了“生意”。挖机手挖出来东西,就马上打电话给做古董生意的人。这样的行为不但违法,更是一种对城市文明与秩序的破坏。

我问多少钱,他们就说200元。我说,可以啊。结果他们说,不是啊,是一栋楼房的价钱200万。最后他说,你要有心理准备,至少50万。”黎志华把当时的情形告诉记者。

  发现文物不报是违法行为

事件经过 五座古墓被连夜挖掉

  有关人士分析,施工方在施工过程中发现文物,考古人员进驻工地现场,花费的时间和物力都需要施工方来承担,因此,这让不少施工单位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此,考古专家表示,以这次发现墓葬来说,与其在建设过程中再想到文保,或对施工现场进行监管,不如在项目的审批环节办理相应手续时,就让文物部门提前进入勘察,远胜于事后抢救性发掘。像苏州在对老城区改造时就要求,只要超过100平方米范围的施工,就要事先进行文物勘探,非常值得无锡借鉴。

对于当初勘探经费的商量情况,张强禄表示:“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我们跟地铁公司的高层沟通非常愉快,地铁公司也是依法给我们支付勘探经费的。”张强禄还跟记者透露,勘探到目前为止,考古研究所并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勘探经费。

      昨从无锡市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所获悉,上周五,鸿山街道文管部门报称在鸿山街道欣鸿路南,鸿山路与欣鸿路交界处一建筑工地发现了古代墓葬。接报后经考古人员初步查看,确认为明代中晚期的浇浆墓葬。

施工方:2009年考古部门曾出具没文物报告

据了解,当施工人员挖到墓葬后,来了不少市民围观。为保护现场,施工人员报了警。当地派出所警察到达现场通知施工方立即停工,并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当地文化部门。“接到文化站的电话,我们就赶去了,目前发现了两座墓葬,其中一座被挖机破坏了。”市考古所李一全博士介绍,这两座墓葬是明代浇浆墓葬,即棺木外是用石灰、粗沙、糯米浆三合土拌成的浇浆外层,密封性较好。

2008年8月,西安地铁北大街车站开挖后,考古人员突然发现土质和颜色异常,地下可能存在古墓葬。地铁施工人员立即停工,配合勘察。经过深挖,终于在距地表5至7米处,发现了一座早已坍塌的西汉砖室墓,出土了3件青铜器。考古人员推测墓主人的官职起码相当于如今的部级高官。(来源:信息时报)

  考古人员在挖开的墓葬中没有发现物品,目前墓葬底部还未做清理。从墓志上看,墓主人姓邹,男性,生于成化,死于嘉靖,是明代中晚期的墓葬,初步推断是百姓墓,最多是乡绅。接下来,考古所会对墓葬进行具体勘探与发掘,看看究竟是墓群,还是单个墓葬。

争辩3 事发区到底有没有古墓?

  考古人员说,这次遇到了有文保意识的施工单位。平日里,他们很少接到类似报料。据了解,无锡地区大的城建项目比如电厂、地铁等建设都会事先对所涉地区进行文物测评,但一般的房地产开发、小型土建项目等,如果遇到文保问题则全靠施工单位的自觉。事实上,无锡早在2010年起就施行了《无锡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其中明确提到,在进行建设或生产活动中,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地下文物,应当立即停止施工或者生产,保护现场,并及时报告文化(文物)行政管理部门。

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此前媒体所称“施工单位此前两次损坏文物”,施工方做出回应:“事实是在3月5日市考古所进场之前,在大公山及东坑口两处区域施工时遇到的情况。该两处区域在《广州市轨道交通六号线二期萝岗车辆段工程文物考古勘探工作报告》的领队意见提及:“该区域地层堆积单薄,包含遗物不丰富,不需要做进一步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可以开展建设施工。”

  在考古人员看来,文物保护始终离不开全社会文保意识的提高。李一全直言,惠山区钱桥街道赤墩遗址的发掘就是个很好的案例。两年前,钱桥街道舜柯社区王巷,显山路延伸段修路时,施工方发现了墓葬及时上报,当地政府部门随即要求停工,并在此地竖起了警示牌。在了解到赤墩遗址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大遗址时,街道还拨出款项用于考古发掘。如今,赤墩遗址发掘接近尾声,当地正在编写地方志,这一遗址的发现极大丰富了钱桥的史前历史。 

市文广新局文物处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各区大型建设工程之外,我们也将公布广州各区的地下文物分布区,只要建设范围在文物区内的,不管面积多少,都要提前进行文物勘探。”

今年5月1日的《新规》出台之后,对土地开发和文物保护发掘之间的矛盾有所遏制。《新规》第32条明确规定了国有土地在出让、划拨前须进行考古调查、勘探的程序。其中,属于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勘探经费由政府专项资金埋单,属于划拨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勘探经费由建设单位承担。

对此,广州市考古研究所主任张强禄回应表示:“这太可笑了,我们所有的勘探经费都是经过文物处统一系统安排的,文物法规定很清楚,经费申请都有行政批函的。由广州市文广新局明确给函给建设单位,都有统一的规定”

1994年的文物保护规定第25条对于破坏文物的处罚只作出了罚款2000元~2万元,而新出台的规定则对于破坏文物首次做出了罚款10万元~50万元。

地铁施工毁掉5座古墓备受关注。昨日,广州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和市文物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现场评估调查,证实有5座古墓被尽毁,表示这是“严重的破坏文物的恶性事件”,将依法处查。执法大队表示:今年5月1日广州市已实施新文物管理办法,明确表明先勘察后施工。明知故犯将负刑事责任。而施工方则称已征得考古部门口头同意施工,并没有发现文物痕迹。

昨晚,施工方回应称,考古研究所曾经五次口头通知施工方。分别为:

广州考古研究所萝岗区考古挖掘工作人员苗慧告诉记者,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施工方将其考古挖掘警戒线内的五座古墓连夜挖掉,这些古墓都是商代晚期到春秋战国时期的,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施工方:请过研究所吃饭 他们向地铁公司索要200万

争辩1 施工前有没有警戒线?

4月8日,市考古所口头通知施工单位,移交了大公山部分已勘探区域,交由施工单位恢复施工。

为何频频出现考古队伍因抢救发掘地下文物与土地开发商产生纠纷以至报警解决矛盾。广州市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易西兵表示,在新规没有出来之前,广州市的考古勘探非常被动,主要靠广州市考古研究所约30名考古人员在全市内进行巡查。“很多时候我们巡查到地下明确有古物,但建设单位已有施工计划,加上我们的文物保护规定没有严格的操作性,搞得我们即使是报警也没有用,有时眼睁睁看着地下文物被毁掉”。

3月6日,按照市考古所口头通知要求,萝岗车辆段工程正式全面停止施工,全力配合市考古所进行勘察工作。

“这是一起十分严重的破坏文物的恶性事件。我们深感痛心!”针对古墓被施工队伍挖掉的事件,昨日文广新局回应,证实了有五座先秦时期墓葬被推毁。

昨日,有地铁施工方负责人向记者称,考古研究所之所以“污蔑”他们损坏了五座古墓,是因为没有能够跟施工方索要到200万元经费。而针对此说法,广州市考古研究所回应表示:所有的勘探经费都是经过文物处统一系统安排的,文物法规定得很清楚,经费申请都有行政批函的。

昨日,记者在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施工现场的大公山东坡看到,一座高约2米的土堆,上面钩机轮胎碾过的痕迹密密麻麻,上面明显有打钩的痕迹,土堆周边被红色的绳子围着,左边有倒在地上的警示牌,写着:“文物考古勘探发掘区”。除了被挖走的5座之外,大公山东坡目前还剩下两个古墓探方。昨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的确有两个长约两米,宽约1米的地块被圈起来,所圈的地方土粒的颜色比旁边土粒的颜色稍微浅淡。“这就是墓地,但我们还没开始挖,所以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文物。”广州市考古研究所考古部主任张强禄说。

争辩2 施工是否征得同意?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对于为何要在夜间对古墓群进行施工。中铁二局华南区负责人李应战回应表示:“我们从1月份开工以来,一直都是有日夜施工的,我们有建委发的地铁夜间施工许可证,只是为了配合高考和中考,我们收到城管部门的通知,从6月1日到10日要求停工,因此14日夜间施工并不是突然之举。”

今年5月1日,广州市公布试行新的《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下简称《新规》),首次对“大型建设工程”作出了具体的规定,《新规》第33条首次规定在越秀区、海珠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内进行的建设工程项目,占地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以上的就算是大型建设工程,需提前进行文物勘探;在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萝岗区、从化市、增城市辖区内进行的建设工程项目,占地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以上,就算是大型建设工程,需提前进行文物勘探。

5月中旬,市考古所再次口头通知施工单位,移交了东坑口已勘探区域,交由施工单位恢复施工。

但昨日,执法大队副总队长江南表示:“新规的行政管理是从5月1日开始实施的,但勘探经费方面还要到2014年才能落实。因此目前来说,涉及到考古挖掘的勘探经费还是由建设方支出。”

考古所:这太可笑了 我们所有的经费是有统一安排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广州古墓被毁续:施工方称考古所索200万未果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