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

问: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何了?

由日本挑起,发生在1894-1895年间的甲午战争,是近代中日两国国运的大博弈。战争中,中国海陆军将士总计阵亡约二万四千六百余人。这些为国捐躯的士兵,本应有一方享祭之所,然而晚清以降,中国命运多舛,生者尚且如蝼蚁,况死者乎。曾经为了保卫国家献出生命的战士们,他们姓名籍贯如何?终安息何处?在时间冲刷中却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更因为败军不言勇的世俗传统,这些付出了生命却无法看到任何胜利希望的将士,很多时候被当做失败和耻辱的标志,鲜有人谈及。

图片 1

相比起战场上阵亡的将士,甲午战争中还有为数颇多的中国军人成为日军的阶下囚。这些人的命运,尤其是其中在日本羁押期间去世的人们的命运,则更是成了谜中之谜。

据统计,甲午战争中,清军共阵亡24600余人,被俘1790人,那么,这些被日本俘虏的将士,其下惨如何呢?

随着甲午战事的演进,中国军队的大量人员被俘事件主要发生在丰岛海战、平壤会战以及旅顺和辽东海城、牛庄之战等重要的战役中。

日本当时为了跻身“文明国家”,1894年8月22日,也就是甲午战争开始后的第22天,日本陆军省就向日本陆军第5师团留守处下发了《战俘管理之件》,在该文件中,日本誓约在战争中保障战俘的基本人权。

1894年7月25日,北洋海军“济远”、“广乙”号军舰在朝鲜南阳湾丰岛海域遭日本海军偷袭,爆发了甲午海上战场第一战——丰岛海战。“济远”逃跑、“广乙”重伤退出战场后,运送中国陆军官兵的商船“高升”号被日舰野蛮击沉,运输舰“操江”无力抵抗,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操江”舰管带王永发及72名海军官兵是那场战争中早一批被俘虏的中国军人。

日本为什么这么做呢?

对待敌方俘虏,当时日军首先采取的是运回本土看押的方式。为了在日本国民面前炫耀战功,“操江”舰的中国俘虏一度几乎成了日军的宣传品。运输战俘的军舰抵达佐世保时,“船近码头即放汽钟、摇铃、吹号筒,使该处居民尽来观看”,尔后日军又强迫中国俘虏在街头游行示众,“使之游行各街,游毕放收入监,以示凌辱”。

1894年7月16日,日本对大清国宣战第14天,英国同意和日本签订新的通商与航海条约,根据新条约的内容,英国将在五年后放弃在日本的领事裁判权,其它西方国家也随之跟进,准备跟日本签订新的平等条约。

1894年9月15日,中日两国陆军在朝鲜北部重镇平壤爆发激烈的大兵团会战。因为粮弹不继,驻守平壤的中国军队于当天午夜冒雨弃城北撤,中途遭到日军伏击,伤亡惨重。突围途中大批中国官兵或因迷路,或被包围,或是受伤,成为日军的俘虏。根据日本军史记载,被俘清军中,47人因为试图逃跑被日军斩杀,25人因为伤势过重死去,3名在羁押期间因病死去,其余608人经由海运送去日本。一名被俘的中国军官曾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真实再现了战俘的悲惨境遇:[indent]

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如果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表现出“不文明行为”,西方国家就可能借此继续坚持领事裁判权,新的平等条约也可能落空,日本将可能被排斥在“文明国家”之外。

“……两手背缚,发用绳联。十八日申刻,始发给饭团一握,舌为匕箸,膝作杯盘,俯首就餐。忽尘埃上坠,泥沙兼半,口难下咽。渴极频呼,仅给臭水一滴。如是者二十余日,忽称送往伊国。足无整履,身少完衣,由中和至黄州,奔波百余里之遥,不容喘息。九月初八日在江口上船,如入陷阱。坐卧不出寸步,便溺均在一舱,秽气熏蒸,时欲呕吐。十六日至日本广岛下船,狂奔十余里,立毙数人,始登火车。十七日到大阪府,住南御堂厂舍。鸟正飞而入笼,蛙欲怒而在井。一日三餐,入口者无非霉烂萝卜。数月间遍身尽是腌脏衣服。似僧而有发,如道而无冠。月暗风凄,频洒思家之泪。”[/indent]

这是日本积极制定战俘政策的原因。

平壤之战失败后,甲午战争战火越过鸭绿江烧进中国内地。在接连进行的辽东战场诸战役以及威海卫保卫战中,又有大批中国军人被俘后押至日本,总计陆续被运送到日本看押的有千余人。

政策是制定了,日本有没有落实呢?

作为先到达日本的中国战俘,“操江”舰的七十余名官兵被送到日本九州岛西端的长崎,拘禁在佐世保军港附设的监狱中,按照军官和士兵区分关押,每间囚室安置11-12人。

事实上,日本的战俘政策主要是给西方国家看的,所以战俘也有两种情况。

平壤之战爆发后,数百名中国战俘到达日本,仅仅依靠佐世保海军监狱已经无法容纳,日本政府于是向一些寺庙和民间机构租赁场地当作“俘虏厂舍”,统一用于关押中国战俘,佛音缭绕的清修之地成了秘密的战俘营。除了别名南御堂的大阪难波别院、东京浅草的本愿寺等关押人数较多的寺庙之外,在广岛、松山、名古屋、佐仓、丰桥等地也都有寺庙被用于看押中国战俘,另外滋贺大津的本愿寺还被专门用作关押患有传染病的中国战俘。尔后从东北战场、山东战场上被俘的中国官兵,先也被送至这些场所关押。

第一种是送到日本的战俘。

甲午战争是近代日本经历的第一场大规模对外战争,清军战俘也是其第一次面对处理大批外国战俘事务的问题,其主要办法参照了欧洲国家的先例。中国战俘在日本主要是处于羁押地位,没有被投入苦役活动,不过日方经常性押送战俘外出进行侮辱性的游行示众。羁押期间,日方不断提审中国战俘,以图获取有关中国国内政治以及各支军队的情报。另外日方还以被俘的中国官兵作为人种范例,经常性进行各类医学测量活动。1894年出版的日本战时刊物《日清战争实记》上,就曾以“日清两国兵体格的比较”为题,刊载过这类测量结果。在对待俘虏的日常生活供应上,日本军方和民政部门一度互相推诿,都不愿投入过多资金,使得战俘的饮食、服装供应极为低劣。

从目前公开的资料来看,这些被关押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并没有被迫从事苦役。按照日本陆军大臣公布的战俘处理规则,对清军战俘的处理是相当“人性化”。

除了这些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外,1895年初,中国东北战场上接连发生了海城、牛庄等战役,也有很多中国官兵被俘。此时日方已经失去了初得到战俘时急于炫耀战功的心情,反而视战俘为累赘,这些后期的清军战俘则被就地关押在辽宁海城,各项生活条件比之在日本的难友更为恶劣。

首先按等级,把清军战俘分将校、下士、兵卒,不同等级的战俘有不同的居室饮食标准。比如饮食,按照当时日本《陆军给予令》第九章规定的标准,将官24钱,上长官、士官、准士官18钱,下士以下16钱。

1895年春,随着《马关条约》的签订,甲午战争以中国的失败告终。大战终止时,两国议及战俘交换问题,经过多次谈判,终在当年的夏季完成交接。

战俘中死者会按照军人的待遇安葬在陆军指定的区域;伤者,由各陆军预备医院、日本赤十字社救护员负责治疗。▲平壤日军野战医院,日军为清军战俘实施手术(日本随军记者拍摄)

8月18日,关押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先被放回。当天早晨6点30分,满载中国战俘的日本商船“丰桥丸”抵达天津大沽口外。中国交接委员、大沽炮台守将罗荣光派遣炮舰“镇海”号前往迎接,将放回的战俘976人从“丰桥丸”接驳送回天津。

甚至日本还准许战俘和国内的家人通信,日本提供信件接收的便利条件,但信件的内容需要经过检查,确保对日本安全无害。

1895年8月26日,关押在海城的清军俘虏568人在城外的甘泉堡被移交给中方代表——辽阳州知州徐庆璋,被中国俘虏的11名日军士兵则被交还给日方。

当然,前文也说过,日本的这些行为是做给西方国家看的,按照日本的说法,战俘当中“惊异之下落泪者有之,合掌作揖施谢者亦有之,俘虏收容所里的清军官兵,纷纷赞叹日本给予的宽大待遇”。而日本的随军记者也将这一幕展示给国际媒体。

按照俘虏不祥的传统观念,饱经折磨重归故土的战俘中,士兵一律就地解散,军官则革除所有官职后遣散。被放回的“操江”舰管带王永发曾经上书为病死在日本的部下请求抚恤,结果招致清廷的责骂。在平壤因伤被俘的军官谭清远等,不仅被革职,还被追究被俘的罪责。这些曾为国家付出了鲜血的“不祥之人”很快便从档案中消失。

第二种是战场上的战俘。

在日本国内,顾及到国际视听,日本很少虐死清军战俘,但在战场上又是一番情况。

在战场上,日本对战俘的残暴虐杀层出不穷,比如在平壤,日本枪杀600多清军俘虏;在旅顺,至少虐杀了900名清军战俘。

除了屠杀,战俘的受辱情况也很严重,比如“操山舰”投降后被押往佐世宝港,据一同被俘的丹麦人弥伦斯回忆:“午后2点钟,上岸之时极备凌辱……船近码头即放气钟摇铃,吹号筒,使该处居民尽来观看。其监即在码头相近地方,将所拘之人分作二排并行,使之游行各街,游毕方收入监,以示凌辱。”▲在平壤被俘的清军战俘

除了游行所受的凌辱,还有饮食上的虐待,如被俘士兵栾述善回忆说:“被拘者甚众,均系道署中,饮食俱无,并有火焚刀裂之说……死既不能,生更犹死,两手背缚,发用绳联……一日三餐,入口者无非霉烂萝卜。数月间,遍身尽是腌脏衣服。”

最后说一下,包括战俘问题,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全方位大秀对国际法的忠诚,把自己打扮成文明国家,西方也因此对日本大加赞赏。大清国作为被侵略者,因为对国际法的一窍不通,最后反而遭到国际舆论的一致批评。

(在平壤之战中被俘的清军)

(在日本国内陵园中的清军病故将士墓碑)

(日军军医救治被俘的清军伤患)

谢邀

在甲午战争中,清军俘虏被押往日本者近千人,大多是丰岛海战“操江”号上的官兵,以及少数朝鲜战场,金州旅顺战场俘虏

1894年8月23日,日军陆军大臣公布战争俘虏处理规则,将俘虏收容分为“内地收容”和“战地收容”两者。押往日本的战俘,收容地为各地寺院,每个寺院收容百人左右。安置待遇按照日军军阶标准,分为将校,下士与兵卒三等。俘虏分成班组,由日军军选定班组长,协助管理战俘日常生活。俘虏中的伤病者则由国内各地陆军预备医院,赤十字社救护员负责医疗。死亡者按照军人待遇安葬在陆军制定陵园区,标准以日本陆军士卒安葬标准执行。

清国战俘的被服寝具与饮食供给,按照日本《陆军给予令》标准第九章的标准,以将官24钱,士官18钱,下士以下16钱标准支付,其他生活消耗品,则采用实物供应的方式,各寺院战俘收容所,配置卫兵担任警戒与保安任务,并配置医疗官负责战俘的医疗与健康管理,清国战俘允许与国内家人通信,但内容需经过检查。

根据统计,战争期间,清军战俘一共1790人,其中战伤以及病患326人,重症治愈者231人,被俘后不治死亡者55人。

日本本地战俘营,有东京,佐仓,高崎,名古屋,大阪,姬路等所,日军规定,清军战俘是否愿意剃发断辫,由其自由决定,取暖之柴炭暖炉火盆等,按照日本陆军标准供给,战俘营室内外清洁扫除,衣物洗涤由战俘自行进行。日本居民可以向俘虏赠送内衣裤,文具,拖鞋等日常用品。战俘进入战俘营之前,需进行体检,消毒与灭蚤工作,由陆军医务局派遣医官与护士执行。

关于清军战俘在战俘营中的待遇和花费,存世亦有不少文件,譬如宗泽亚在《清日战争》中列举,东京浅草本愿寺所存档案“12月28日清国俘虏179名抵达,俘虏患者的医疗问题由本愿寺附近的日本陆军军医负责,或嘱托民间医师诊所进行,医疗标准,每月嘱托金为10日圆,药剂费实费支付”,又有俘虏将校死亡埋藏公文一件“日下清国俘虏一名,为将校相当职位者,病重逝世,指令以陆军准士官标准安葬,费用日圆20元支付。”

1895年8月战争结束后,日本派遣运输船“丰桥丸”两次把在押战俘运往中国,于天津,盛京进行战俘移交。

根据日军档案《清国俘虏还送途中概况》:1895年8月10日下午12点50分,清国战俘登船,驶出横滨港,乘船俘虏总数976人,航行中风平浪静,天气良好,8天航行中没有疫情新患发生。由于时值夏末,舱内气温较高,战俘被允许自由到上层加班露天处换气,出发前,船舱均进行严格消毒。

8天行程中,食物提供采用陆军标准定量,主食为每人精米六合,副食提供猪肉罐头,杂鱼茄子,牛蒡大酱汤,腌制南瓜萝卜咸菜等,每日供应茶水两次。9日内,战俘在船上共入浴三次,2次冷水浴,1次热水浴。

看过甲午风云电影及电视剧,和小人书,中国军人被俘一字跪排日寇舰舷,日军人手舞东洋刀一刀斩下,跟着一脚踢入大海,那个惨!海面一片浮尸,中国舰只被击中黑烟中缓缓沉入大海,太阳把兰色的大海照得血红血红,不屈的中国海軍在民族史上写下了极其悲壮的一幕,甲午海战以中国战败结朿,百年耻辱象钉子一样钉在中国人的心上,这一战也揭开了中国百年耻辱的序幕,洋人的枪炮带领着异国文化侵略和经济侵略,在中国搜括财物还把不文明带进了中国,鸦片英国自己禁烟却大量贩运中国,使国人清末大量吸食从根本上使中国人体质下降,日本上几个世纪就流窜侵犯我国,一战,二战中国身受日寇毒害,整个国家近似崩溃,日本对于中国是有罪的,不忘国耻,牢记血泪仇,要强国要强军,帝国主义骑在中国人头上的日子,再也不会发生了,和平安宁是中国人民所希望的,帝国主义野心不死警惕死灰复燃。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