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国有爱国主义没错 这符合世界发展大潮

  爱国主义符合世界发展大势

进入专题: 爱国主义  

  王话

张千帆  

  一段时间以来,大家对“爱国主义”或褒或贬的讨论。事实上,中国发展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是必然,也符合世界发展的大势。

威尼斯人棋牌 1

  首先,不管“民族主义”还是“爱国主义”,都是世界现代化发展的必然产物。世界的现代化进程开始之前,不管是中国还是欧洲,都没有明确的“国家”观念,“爱国主义”更无从谈起。在人们的意识中,更为重要的是对血缘、地域以及宗教的归属感。一般认为,现代化开始的标志,恰恰是民族、国家的诞生。民族归属或国家归属感越来越强,并最终导致了“主权”观念的产生。主权观念的产生,致使区别彼此的标准变为旗帜鲜明的“我国”与“你国”,利益划分更加明确,更多“国际”纠纷也随之而来。人们为了保护国家的利益,进而保障个人的利益,越来越“爱国”,于是,“爱国主义”产生了。

  

  第二,在现代化过程中,“爱国主义”必不可少。如果一个国家自身就是不完善的、其人民是离心离德的、其社会是紊乱不堪的,实现现代化又该从何谈起。处于现代化阶段的国家,自然都需要人们的“爱国主义”来保证国家的凝聚力。只有两种国家不需要或不太需要“爱国主义”:一是尚未真正开启现代化的地方,比如诸多原始部落;一是现代化程度相当高的国家之间,比如欧盟内部之间。事实上,现在西方有些人在质疑甚至否定“主权”观念的意义,这也是现代化发展到较高程度后的一个表现。

  一、“爱国”的用途与误用

威尼斯人棋牌,  第三,“爱国主义”绝不等于盲目或虚假爱国。不得不承认,“爱国主义”自产生后不久,就是个颇有争议的概念。尤其是一句有名的话——“爱国主义是流氓恶棍的最后避难所”,更是广为流传。这句话出自18世纪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他看到 “爱国主义”刚刚萌生后带来的弊端,于是提出这样的主张:爱国主义本身没错,但假爱国主义之名,行兜售私货之实,则是错的。他反对的并非爱国主义本身,而是盲目或虚假爱国。

  

  那么,爱国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爱国主义最初始的情感,其实是对家乡、故土的依恋。尤其是身在海外的华人、华侨,他们并非要从国家获得好处和利益,而是对故土家园天然的依恋之情,即使祖国贫弱,他同样会爱着这个国家。而假的爱国主义则夹带了太多的私货,就如前年有些人在反日中所表现出的趁机抢劫掠货等不光彩的行为,归根到底是为了私利或泄私愤,这就是假的爱国主义,这样的人,就成了一些人口中所说的“爱国贼”了。▲(作者是北京文化学者)

  在世界日趋一体化的时代,传统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逐渐成为明日黄花。[1]如果处于蒙昧状态的人类原本没有国家,如果现代交通和通讯技术正在(哪怕是极为缓慢地)将整个地球缩小为一个“村庄”,那么过去曾被奉为至上的民族和国家只是社会进化的一个片段而已。就和人一样,有生必有死;“民族”或“国家”作为一种历史虚构,或许是不值得不遗余力抓住不放的,更不值得为了“爱国”还是“卖国”而打个你死我活。但在近代,爱国主义成为中国第一大天经地义的信条,有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神奇威力。一旦被标榜为“爱国者”——如岳飞、文天祥或林则徐,就青史留名、千古不朽;一旦被戴上“卖国贼”的帽子——如当年出面签订条约“丧权辱国”的琦善(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甚至包括李鸿章),则注定面临着万劫不复之境,不论历史真相如何都为万人所指,纵然跳入黄河也洗不清。“爱国”与“卖国”作为黑白两顶相辅相成的大帽子,承载着历史的千钧之重,足以震慑世人肝胆,令其“战战兢兢”、“危言行孙”。

 

  尽管自我标榜的“爱国者”可能言之凿凿,但是“爱国主义”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却不容易说清楚。更近的不说,笔者且以发生在中国本土上的一起标准的“抗日救国”事件为例。史书上都记载,国民党军队为了阻拦日军进攻,于1938年在花园口人为决口,造成黄河大改道,受灾面积5.4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达1250万人,死亡89万人,而日军伤亡竟只有上千人!即便这种做法可能一时阻挡了日军的进犯, 难道这就是“爱国”吗?不要忘记,即使是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日军也仅杀戮了30多万中国人,和“国军”的这一惊人举措给中国平民所造成的灭顶之灾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种行为在本质上究竟是“爱国”还是“卖国”,恐怕得看我们究竟如何定义这些充满感情色彩的很难界定的概念。如果爱国就是为了“中国”的门面、国土的完整,那么黄河决口不失为“爱国”行为——至少其初衷是“好的”,只是后来证明得不偿失、徒劳无功而已;但如果爱国是指“以人为本”——爱惜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安全,那么这种行为不仅不是“爱国”,而且有可能是在“卖国”了。笔者并不是在鼓吹“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人民自己情愿,完全可以“誓死不当亡国奴”,为了维护自己和国家的尊严而奋战到最后一人;但是外人似乎没有什么正当理由强求当地居民这么做,政府更不能在人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抵制侵略的名义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灾难。

  上例表明,即使对于抵御外国侵略这类看似天经地义的爱国主义主题,爱国和卖国仍然可能是很难区分的。如果明知本国部队无力保卫一座城池,而徒劳抵抗肯定会招致入侵者的屠城,那么究竟应该是抗争到底还是不战而降呢?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道德选择。笔者无法论证哪一种选择是“正确”的,而只想说明情绪化的宣泄是不负责任的。但及至今日,盲目的“爱国主义”情绪仍然被作为某些激进的反人类行为的道德资源。虽然发生在异国,近年的伊拉克战事以及与之相联系的恐怖主义袭击还是为国内的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情绪提供了一个宣泄的场所。在网上评论中,一些网民对于英国、埃及以及伊拉克国内为新政府服务的美国“走狗”遭遇人为不幸表示幸灾乐祸。 但他们似乎忘记了,“人肉炸弹”是不长眼的;当它们在地铁或马路上爆炸的时候,谁能保证遭遇不幸的人都是“走狗”?况且如果伊拉克人民在新的体制下真的能过上自由、民主与和平的生活,他们的合作或参与又有什么错?我们又有什么权利要求他们回到萨达姆的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就和任何意识形态一样,爱国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也有其独特的功用。正如阿克顿指出:“爱国主义之于政治生活,一如信仰之于宗教,它防范着家庭观念和乡土情结,如同信仰防范着狂热和迷信。” 事实上,爱国主义之所以成为一种不可挑战之信仰,无非是因为中国在近代因战败而受到列强的种种屈辱。从文化进化论来说,爱国主义是一个民族在困境——尤其是外来压力——下的自然反应。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一般不会如此在意区区几个不足道的“卖国者”,他们也没有能力造成实质性伤害。但一个失败的民族不仅面临着外部的压力,而且对内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在这个时候,“爱国主义”可以说是一个一箭双雕的法宝:它既能整合民族内部的力量,平息内耗与纷争,又能藉此有效抵御外部的侵略。且不论它政治上正确与否,爱国主义对于一个民族的起死回生可以是一种颇有功效的兴奋剂。

  然而,既然处于“真理”的范畴之外,爱国主义就不是什么天经地义的“正确”的东西。[2]就其社会功用来说,它既然有能力做“好事”,那么也就必然有可能做“坏事”。事实上,笔者不能肯定它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的积极作用必然多于其消极作用。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原本良好或无辜的初衷往往会被“创造性转化”为罪恶的结果。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作为意识形态的爱国主义尤其容易被情绪化,甚至可能为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成为其铲除异己、实行专制的工具。 因此,爱国主义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笔者并不认为爱国主义必然意味着非理性的情绪化,甚至也不认为即使是情绪化的爱国主义必然是不好的,但盲目的爱国主义确实是危险的。笔者只是坚持认为,当我们主张一种理念(譬如某某主义)的时候,这种主张本身必须有清楚的意义,而不能只是一种含混不清的情绪,否则确实很容易误入歧途并造成始料未及的后果,或为已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政策失误提供正当性辩护,使整个民族在一片“爱国”的喧嚣声中丧失正视和反省自身不足的能力。

  本文旨在澄清“爱国主义”的意义,消除这个概念曾引起的种种误解。在历史上,爱国主义是和主权至上联系在一起的。本文的一个目的是促使两者“脱钩”:爱国并不是国家主义者的专利,自由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和功利主义者完全也可以爱国。事实上,本文通过方法论的个体主义论证,主权至上的爱国主义是空洞和虚假的,最后往往导致误国甚至害国;真正的爱国主义必然以人为本位,高扬人权、和平与自由,坚持国家和政府的最终目的是最大程度地保障和促进人民的实质性利益。只有站在人本主义基础上,才可能坚持真正的有意义的爱国主义。

  

  二、“爱国”之本是爱人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学者:中国有爱国主义没错 这符合世界发展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