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智库建议打造强大海空军应对中国崛起

  4月14日,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Institute)访问学者休·怀特发表公开文章,称中国经济可能会在未来几十年内赶上美国,而且其战略与政治力量都将随之提高,将会冲击美国在亚太地区已维持四十多年的领导地位。因此,怀特建议澳大利亚放弃其传统的“均势”(BalancedForce)概念,增加国防投入,打造强大海军潜艇部队和空军力量来应对中国崛起可能带来的战略危险。

  新一期国防白皮书昨出炉 称要为失去美国保护做准备 重点打造空军海军

  怀特表示,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中国是否能够一帆风顺地崛起,但澳大利亚必需早做准备,因为武装部队的建设工作通常需要花费多年的时间,一旦中国成功崛起,澳大利亚再进行相关准备就为时已晚了。因此,现在澳大利亚的国防政策就应该明确并作出如何更好地应对未来威胁的决定。首先,澳大利亚要对其武装部队需要应对的各种危险进行评估。对此,一些人认为,未来解决诸如全球变暖及反恐等安全问题,要比较为传统的军事任务重要的多。而澳大利亚官员则认为,尽管这些问题较为严重,但是本国武装部队并非解决此类问题的主力,而且,传统军事任务依然非常重要,并且其仍是国防计划的焦点。澳大利亚国防计划应该优先考虑的是,本国在邻近区域及亚太地区所面临的战略危险。

  二十年规划

  怀特认为,过去数十年间,澳大利亚对亚洲的战略态度一直受控于美国,而未来它的态度如何,将取决美国地位衰退以及中国地位攀升所产生的结果。怀特表示,实际上,澳大利亚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并非来自中国本身,而是美国势力的相对下降会让亚洲强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失衡,而这会提高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与领土安全面临众多军事威胁的机率。不过,如果美国、中国、日本及印度能够通过协商的方式,避免战略竞争升级,那么澳大利亚就能规避威胁。然而,倘若各国间存在的各种问题得不到圆满解决,那么澳大利亚仍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新的战略威胁。这样一来,无论澳大利亚做出何种选择,其都将面对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具挑战性的战略威胁。

  ●资金:2018年以前每年增加国防经费3%,20年共约投入2263亿美元。

  怀特称,为了应对这些威胁,澳大利亚需要了解亚太地区局势的变化与发展会对其国家安全产生怎样的影响、澳大利亚武装部队如何才能保护本国的利益,以及他们需要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他认为,现在的澳大利亚武装部队不足以实现过去十年中政府为其所定下的战略目标,更不用提未来可能会得到进一步拓展的各种任务。澳大利亚陆军的规模太小,无法像澳大利亚政府所期望的那样、在邻近区域执行稳定行动。而且,澳大利亚空军及海军的规模也过小,装备也较为落后,无法担负澳洲政府希望其能够承担的各种责任。此外,澳大利亚自20世纪70年代起一直沿用至今的“均势”理念,现在已不足以实现其重要的战略目标。

  ●装备:购买100架美制F-35联合打击战斗机;潜艇数量扩充一倍,用12艘新型潜艇替代现阶段服役的6艘柯林斯级常规动力潜艇;海军现役8艘安扎克级护卫舰和4艘阿德莱德级护卫舰也将由12艘“更大型”军舰替换。

  怀特表示,如果亚洲地区的竞争变得更为激烈,那么,为了能够向未来的澳大利亚政府提供切实的军事支持、保护本国战略利益,澳大利亚国防规划就需要将侧重点放在最为有效的军事能力上,这就意味着澳大利亚要在其所需要与不需要的军队中做出选择。对于陆军而言,其需要优先扩充步兵营的数量,以便增强其参加稳定行动及其他低强度行动的能力,特别是在澳大利亚邻近区域开展行动的能力。要想具备这样的能力,陆军就需要配备高质量的装甲车辆。

  ●人员:从目前的5.3万人增至5.78万人。

  不过,怀特指出,澳大利亚不应该将大部分资金投入到参与陆地战或两栖作战的地面部队中,因为只凭地面部队的话,澳大利亚永远无法在亚洲产生重要的战略影响。而在常规冲突中,澳大利亚的战略重点将会放在空中及海上力量。他认为,澳大利亚应该投资组建一支规模更大的潜艇舰队——这是进行海上封锁的最有效工具——并停止建造极度脆弱且非常昂贵的水面舰艇。而空军则需要具备强大的空中作战与打击能力,应对可能会在21世纪20年代及30年代出现的强大敌人。这就意味着澳大利亚空军的飞机至少应与联合攻击战斗机的性能相当,因此澳大利亚现在需要制定采购更多架这种飞机的计划。

  周雯婧 

  最后,怀特称,澳大利亚的军事建设直接关系到未来澳大利亚在亚洲地区的地位。他指出,事实上,早在上世纪19世纪晚期,澳大利亚就曾面对过同样的挑战:19世纪末期英国没落、二战后现代亚洲出现时,澳大利亚为了适应新的环境,都重新确定了其在世界上的地位。现在,澳大利亚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其政府即将出台的新版国防白皮书就是澳大利亚着手迎接这一挑战的一个重要机会。(春风)

  昨天,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公布了澳最新一期国防白皮书,表示由于其主要盟友美国的主导地位正在衰退,澳大利亚必须为其不确定的未来做准备。为此,澳大利亚未来20年军费总开支将为3100亿澳元(约合2263亿美元),主要用于购置新型潜艇、驱逐舰、护卫舰和联合攻击机,用以加强对领空和领海的控制能力。

  这份白皮书虽未明确指出受到了来自某一特定国家的威胁,但是称中国的军事建设似乎已经超出了应对台海冲突的需要。“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步伐,范围和结构如果不仔细解释,会潜在地造成邻国的担忧。”

  据悉,这份长达140页的报告是2000年以来澳大利亚制定的第一份国防白皮书。

  10年购100架F-35

  陆克文在悉尼花园岛海军基地公布的这份国防白皮书名为《在亚洲太平洋世纪保卫澳大利亚:2030年的军事情况》,详细描述了澳大利亚未来20年的国防和战略规划,标志着澳大利亚旨在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重海军,空军作战和后勤能力的新方向。 

  “几十年来,澳大利亚一直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广泛的亚太地区享受到了由美国战略首要地位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和平与稳定。”白皮书说,“不过这一秩序正由经济的改变而转变,并开始带来战略力量分配的变化。战略竞争升级带来的风险可能会难以预测。 ”

  这份白皮书提出了澳大利亚在防御计划上的根本性改变。澳政府已明确宣布,二战以来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基石——亚太地区战略以美国为主导可能将要结束。这种变化由诸如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的崛起而造成,并将导致越来越多的区域紧张局势以及澳大利亚安全形势的“突然恶化”。 

  为早做打算,澳大利亚今后10年将购进100架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的F—35型“闪电—2”联合打击战斗机,以逐步替代眼下澳大利亚空军主力战斗机型F/A—18型“超级大黄蜂”战斗机。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澳大利亚智库建议打造强大海空军应对中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