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军区入秋后密集军演 探索信息系统集成训练

图片 1 信息化演兵场一隅。(李三红 摄)

图片 2 某新型火箭炮实施远距离精确打击 吴苏琳摄

  本报讯 雷鸣、特约记者张科进报道:仲夏时节,一场信息化条件下的综合演练在桂北山区展开。参演官兵熟练运用信息系统,圆满完成侦察情报、指挥控制、火力打击等多个体系环节的演练动作,展示了过硬的信息化素质。广州军区军训和兵种部部长陈维展告诉记者,军区制定出台信息系统组训、使用和管理规范,探索出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新路子。

  如何创新信息化条件下训练模式,深入推进军事训练转变?这是我军训练领域贯彻主题主线重大战略思想面临的紧迫课题。在总部机关的指导下,广州军区部队历经数年探索,认识不断深化,路径逐步清晰:创新信息化条件下训练模式的关键是扎实开展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集成训练是信息化条件下训练区别于机械化条件下训练最本质的特征,是提高体系作战能力的必由之路;集成训练的主要形式是作战要素集成训练、作战单元合成训练、作战体系融合训练。以此为依据,他们逐步引导全区部队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走上规范化道路。

  近年来大量信息化装备配发和列装部队,为提高体系作战能力提供了有力支撑。然而,不少新型信息系统没有标准规范,信息系统“训缺章法、用缺规范、管缺标准”,成了制约部队开展信息化训练的“瓶颈”。对此,某炮兵旅旅长甘思文有切身体会:一次对抗演练,由于没有制定信息传递规范,信息通道上传递的海量数据时常“撞车”“晚点”,以致演练败北。

  频频燃起的演习硝烟向人们传递一个清晰信息:探索数年的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正在向规范化发展——

  针对部队开展信息化训练遇到的矛盾问题,广州军区首长和机关通过深入动员、示范引路、现地跟训、学研结合等方式,组织部队官兵先后梳理出14个兵种专业主战信息系统的组训方案、作战运用、管理规范,明确了44种136类岗位及其兵员编配标准,探索出信息系统“两图两表一规则”、情报信息融合处理“四判一综合”,政治工作组“四图一表”等规范化成果。主要信息系统装备初步实现“训有章法、用有规范、管有标准”,部队信息化训练驶上了高速路。

  三幅岭南练兵图展现我军信息化训练新画卷

 

  入秋以来,岭南大地战鼓声声,烽火连连。广州军区几场重大演训活动在多个地域相继展开——

  粤东某海域,一场师旅整建制成体系全过程自主对抗演练骤然打响。参演的某机步师与某装甲旅围绕决心、网电、实兵、实弹4种基本对抗形式,在机动、攻防、指挥、保障等多个对抗领域展开激烈交锋。

  桂东某山区,一场装步营作战单元合成训练课目演练紧张进行。参演的装甲、步兵、炮兵、陆航等兵力,采取打破建制、模块组合的方式编组,重点演练了调整共享行动方案、火力支援破障行动、区分火力打击目标等内容。

  桂北某合同战术训练场,一场机步师作战单元岛上进攻战斗实兵演习激战正酣。演兵场上电磁密织,红蓝双方空中打击力量、地面火力单元、信息作战集群在多维战场激烈对抗,战局扑朔迷离……

  三个不同地域的演训活动,构成了三幅波澜壮阔的岭南演兵图。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目睹这些演兵新景观,一位受邀前来观摩的军事专家这样评价:几场演训活动从课题设置、组织实施、相关保障到导调评估,都具有鲜明的规范化特征,体现了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的要求。现场观摩的总部领导给予肯定:这几场演训活动展示了广州军区部队推进信息化条件下训练向规范化发展的成果,他们的探索将对全军部队开展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起到示范作用。

  三幅岭南练兵图展现我军信息化训练新画卷,频频燃起的演习硝烟向人们传递一个清晰信息:探索数年的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正在向规范化发展,一条具有我军特色的集成训练之路初见端倪。

  任何创新都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任何创新都必须通过规范化才能实现深入持久发展——

  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成为训练转变新路标

  9月中旬,广州军区150余名军师旅团四级军事主官风尘仆仆赶到桂林某综合训练基地,参加军区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集训。

  “这次集训真是一场‘及时雨’,使我们对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规律,以及集成训练‘是什么、训什么、怎么训’等问题有了清晰、统一的认识。”某机步师师长朱晓辉介绍说,近几年师里担负集成训练试点任务,在集成训练的组织实施方面有了一些初步探索。然而,在与兄弟部队的交流中,他们发现大家对集成训练各有各的理解,方法路径也不尽相同。这种“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信息化条件下训练的深入发展。

  军区司令部军训和兵种部部长郑国跃向记者介绍:前两年,军区组织所属部队围绕信息化条件下训练进行理论交流,收到几十篇研讨材料。在收集整理材料时,他们发现不同单位不仅对信息化条件下训练的本质特征、科学内涵和基本思路认识不一、做法各异,甚至连使用的名词概念也五花八门。

  对此,军区党委认为:信息化条件下训练与军事领域的其他改革创新一样,必然会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但决不能让这种探索停留在各行其是和感性认识阶段。

  为解决这一问题,军区一方面组织部队深入学习胡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主题主线重大战略思想和军委总部关于深化军事训练改革的决策部署,一方面加强信息化条件下训练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形成了一系列共识:

  ——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是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基本方式,是信息化条件下训练区别于机械化条件下训练最本质的特征,是提高体系作战能力的必由之路。

  ——集成训练的基本支撑是网络化的信息系统,基本方法是融合集成,根本目的是形成网聚能力。

  ——集成训练的主要形式是单装终端标准化训练、作战要素集成训练、作战单元合成训练、作战体系融合训练。

  广州军区领导介绍说,正是这些认识上的统一,才使军区部队训练告别了各自为战的局面,使集成训练真正成为部队训练转变的新路标。

  作战力量基于网络互联、作战信息基于网络共享、作战功能基于网络互补、作战行动基于网络协同——

  推进基于信息系统集成训练关键在用网融网

  粤西某海训场,一场防空营作战单元合成演练正在进行。高炮蓄势待发,地空导弹昂首挽弓。随着某防空旅旅长茹雷一声令下,炮弹、导弹在海空交织起一道密集的“火网”,靶标凌空开花。

  茹旅长介绍说,我们通过构建网络化的信息系统,将某新型导弹与不同口径的高炮融合在一起,实现了信息兼容和优势互补。

  该防空旅的练兵实践,是广州军区持续加大信息系统建设与使用力度的缩影。近年来,随着集成训练改革试点的不断深入,军区党委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信息化条件下,作战力量基于网络互联、作战信息基于网络共享、作战功能基于网络互补、作战行动基于网络协同。没有网络化的信息系统,集成训练将无所基于。为此,他们把建设能够覆盖作战各领域、各层次、各方面融合高效的指挥信息网络,作为普及推开集成训练的基础工程来抓。

  积极开展信息系统综合集成建设,通过移植、嫁接、嵌入等手段,采取加装设备、升级硬件、改造接口等方法,打通指控平台与主战武器平台之间的信息链路,实现了单要素数据信息的纵向贯通。

  对各类信息系统的技术体制、通信协议、数据格式进行规范,自主研发和引进多套软件系统,整合构建了具备多级同网联考、演训实时导控、模拟仿真对抗等10个功能的综合网络平台,实现各类信息系统的横向融合。

  加强军区野战机动指挥信息系统建设,解决指挥专网综合接入等技术难题,初步建成了“纵横贯通、机固结合、随域通联、安全保密”的指控系统。此外,他们建成全军首个军区级训练专网,打通了建制团以上作战部队和训练基地之间的网络链路,初步实现了网络到团,部分单位信息联通到单兵、单装。

  在注重信息系统“静态建”的同时,军区还引导部队加大“动态用”的力度。所属某集团军重点抓好“三用”:即经常用于作战值班、战备执勤和执行重大任务。突出强化“四练”:即依托信息系统练指挥、突出信息共享练协同、着眼信息火力一体练战法、围绕资源配置练保障。

本文由威尼斯人棋牌发布于军事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广州军区入秋后密集军演 探索信息系统集成训练